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蔺靖】蔺少阁主仍未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上七公举的

蔺少阁主仍未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上七公举的

cp:蔺晨×萧景琰
设定:大概有私设吧
不虐


一、

 梅长苏头七的时候才下葬。三月时限之前,他在营帐里亲自跟蔺晨交代,要葬在梅岭。

 “挺像话本里那些英雄的是不是?”
 说这话的时候梅长苏脸白得跟死人没什么区别,还硬是在唇角勾出个凄凄惨惨的笑来。
 蔺晨在梅岭漫天的雪里抽出扇子使劲扇,风流倜傥倒没觉得,还扇出点狂躁的意味来。
 “呸呸呸!告诉你啊你死了我可不管埋,要埋也是埋梅长苏!什么林殊——不认识!”
 说完蔺晨把扇子放回腰间,又呸了一声。
 凛冽的寒风裹挟着硝烟与鲜血的腥味,被扇到蔺晨面前。
 蔺晨踱步到离帐篷远远的山口,也不再回头看帐篷里的人。
 多晦气。

 
 头七那日蔺晨还是带着飞流从琅琊山赶去梅岭。
 琅琊山钟灵毓秀,初春的日子已是遍地鲜花,溪泉淙淙,鸟鸣啾啾,俨然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
 梅岭就不友好得多。
 料峭的风在山崖间呼啸着吹过,风声凄惶作响,也不知是不是那些尚未瞑目的冤魂在悲恸嘶啸。
 那天梅岭的土全冻住,蒙挚带着江左一帮人挖了很久,铁锹挖在地上摩擦出尖锐的响声。

 霓凰和宫羽靠在一起哭出声来,蒙挚捂住脸,哽咽从指尖稀稀疏疏往下掉,黎纲和甄平背过身去,一点声响也没有。
 蔺晨捂住小飞流的眼睛。

 “小飞流,你冷不冷?”

 飞流抬手死死抓住蔺晨的衣袖。
 冷肯定是不冷的。
 痛也肯定是痛的。

 蔺晨在一众伤心欲绝的人之间显得格外冷酷无情。
 他在无边无际的苍白色里使劲眨眨眼,把视线放到更远的地方去。

 他看见萧景琰。

 萧景琰在很远的地方,离这边远远的,穿着素白便服,一个人孤伶伶地站着,看上去整个人都快融进雪里。
 他大概是想靠近的。
 蔺晨盯着萧景琰看了很久,摇摇头叹一口气。
 他想萧景琰是不敢靠近的。

 前一步就是无能为力,就是韶光不复。

 蔺晨想叫他,嘴巴张开又闭上,反复几次之后,萧景琰看见了他,两个人视线相接,深刻的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最后萧景琰垂下眼,很轻地摇摇头,转过身走了。
 蔺晨动动脚就想去追,又突然反应过来飞流还靠着自己,他就只能眼睁睁看见萧景琰越走越远。

 萧景琰着便服,双绕直裾,比他平日在宫里穿的那些华服看上去简单清爽的多,没有长长的后摆在地上逶迤出痕迹,雪地里只有深深浅浅的脚印,不一会就要被大雪盖住。
 他走得很慢,踏在一片血肉模糊的过往上,踏在故友旧事的尸骸上,每一步都异常沉重。
 不仅是雪,还有什么更沉的东西压在他身上。
 萧景琰一个人,拖着那些就走了。


 风从萧景琰的方向吹来,比先前还要凶猛。
 萧景琰留在地上的脚印被完全覆盖住,一点痕迹也没有。
 他还是往前走,不回头也不停下,固执得很。

 再是鲜血泪海,再是万劫不复。

 这傻子也还要走。

 蔺晨看着萧景琰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风雪里,眉心一跳,猝然落下一滴眼泪来。



二、


 蔺晨不喜欢金陵。
 他用了近一年时间四处云游,兜了一大圈又回到琅琊阁,偏偏绕开个金陵。

 数月前路过金陵的时候飞流扯他的袖子,指着那城墙不让蔺晨走。
 蔺晨说你再不放手我可把你扔在这儿了。
 飞流摇头,又指指城墙。
 “苏哥哥!”
 蔺晨摇头,“你苏哥哥在梅岭,”想了想觉得不对,又摇摇头,“哦你苏哥哥一直在金陵,他再也不出来了。”
 飞流的视线在城墙和蔺晨之间逡巡几下,最后放开蔺晨的袖子。
 等蔺晨心满意足拂袖准备走的时候,飞流又扯住他的袖子,着急地指城墙。
 “水牛!”
 蔺晨被他扯得一个踉跄,转头就发作。
 “水你大爷什么水牛!!我不认识!”
 飞流放下手,低头跟着蔺晨走了。

 走出几十里蔺晨才突然反应过来,一拍脑门调转马头,带着飞流就往回赶。
 一边赶一边数落飞流,“什么水牛,梅长苏怎么不教你叫人名呢——那是萧景琰!是靖王!”
 飞流使劲掐了一下蔺晨腰上的肉。

 重新回到城墙下,蔺晨打马绕了一圈,脖子扭的酸疼。
 除了驻守的士兵,没有其他人了。
 飞流歪过头看蔺晨。
 蔺晨呵呵笑一声,摸摸飞流的头。
 “没事……没事。”
 飞流继续盯着他看。
 蔺晨收回手,摸摸自己的鼻子。

 我跑回来做什么?

 天晓得。


 在琅琊阁安生数月,蔺晨又往山下跑。
 一个人,连飞流也没跟上。
 走之前也只是跟琅琊阁总管交代一声,被问到去哪,摆摆手一副洒脱的样子。
 “去金陵。”
 蔺晨想了想,又摆摆手。
 “长苏那宅子,听人说没人再住进去,都该长草了,我去打理打理。”

 梅长苏那个没良心的家伙,自己还不远千里给他收拾宅子呐?
 风扑在蔺晨脸上,他摸摸马的鬃毛。他想:
 我心疼钱不行吗。


 到苏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蔺晨抹黑进宅子,意外地发现里面虽然是有杂草,但也算是干净整洁,全然没有他自己想象中荒芜凄惨的样子。
 看上去……还不错。
 再怎么说还是有点人气——人气??!?!
 觑到房里微弱的烛光,蔺晨忽觉头皮发麻,他捂住自己后颈,犹豫半晌才往屋子里移。
 才刚移到窗棂下,蔺晨正打算破窗而入,管他是人是鬼先吓他个六亲不认。
 然后窗户突然就打开了。
 蔺晨抬头,整整对上一双圆眼睛。

 “萧景琰!!!!”


 蔺晨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以这样奇异的方式遇见萧景琰。
 就比如现在,他和萧景琰相对而坐,萧景琰手边还放着未批完的奏折,烛火即将燃尽,烛光如豆,一下一下跳动着。
 蔺晨虽是江湖中人,但该有的规矩他还是清楚的,当即便敛了衣袖向萧景琰行了礼。
 “陛下……方才一时心惊,冒犯了陛下,望陛下恕罪。”
 萧景琰免了他的礼,拿起奏折又放下,最终将视线放在蔺晨脸上,淡淡道,“无妨。”
 蔺晨被萧景琰看得冷汗直冒,又不甘示弱地看回去,“陛下……陛下这么晚了在这里,怕是回去不方便吧?”
 “朕今晚正打算歇在这里。”
 “……”
 “先生今晚也要在这里留宿吗?虽说这里着实有些荒凉,但平日里朕也派人来打扫过,客房该是干净的。”
 “……多谢陛下,在下近日四方云游,恰巧路过金陵,便打算在此小住几日,权当休息整顿。”
 “甚好,那这几日朕派人帮先生打扫干净客房供先生休息。”
 “……多谢陛下。”
 “不必客气,先生即是小殊的朋友,那便是朕的朋友,有何需要尽管开口。”
 蔺晨下意识就想反驳——我可不认识林殊!
 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咽下,直直落回肚子里。
 他跟萧景琰那双圆眼睛久久对视,发现实在是躲不开那样的真诚,也说不出败人兴致的话,于是和萧景琰礼尚往来客套几番便说自己舟车劳顿,这就去歇息了。

 躺在床上跟天花板交流感情的时候蔺晨突然回神。
 什么小住几日——他就是来这里拔草的!
 现在又用不着他去拔草,那还住个鬼该回家了!
 蔺晨翻一个身,用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这萧景琰还真不客气,跟个主人似的就把客房给我。
 蔺晨沉沉叹一口气。

 不想睡客房……
 委屈。


待续

2017.6.10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后文请走(三)(四)

异常的勤奋
你们看这个标题就知道这是糖(?)
这个可能就不会日更了因为我懒(不是)
主要是因为要腾时间来好好学习!
没错儿好好学习!!!!

所以宝贝们真的不考虑用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夸夸这么一坨勤奋可爱上进的馒头嘛(/ω\)

评论 ( 13 )
热度 ( 97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