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蔺靖】蔺少阁主仍未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上七公举的

蔺少阁主仍未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上七公举的 
 
 
cp:蔺晨×萧景琰 
设定:大概有私设吧 
不虐 
 
 
因为今天终于如愿吃到了烤鱼所以决定更新

前文请走(五)(六)

七、 
 
 
 萧景琰其人,看上去严肃极了,总让人有种连玩笑都开不得的感觉。 
 蔺晨回苏宅后在同萧景琰的交谈中发现其实把话说开了萧景琰也是有点顽皮性子的。 
 被蔺晨逗了便要耍心思报复回去,偶尔也会跟蔺晨一起调笑一下当今朝廷里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破烂事,聊得开心了也不自称朕,一口一个我,还不让蔺晨叫自己陛下,眼角的笑纹堆在一起。 
 总算是露出个活人的样子。 
 蔺晨见识广,天南海北的故事信手拈来,萧景琰就认真听着,自己也会讲讲早年间行军打仗的途中见闻,比蔺晨从话本里看来的那些战争奇事要有趣得多。 
 两人相谈甚欢,几乎彻夜未眠。 
 
 蔺晨想到萧景琰还要上朝,又跟自己侃了一整晚,觉得人怕是再去朝堂里拼命,身子是真的要垮。 
 在萧景琰临行前蔺晨突然叫住他。 
 “陛下。” 
 萧景琰正准备翻墙,冷不防听见身后有人叫他,吓了一跳,差点就凭本能往身后出招。 
 “何事?” 
 “陛下——”蔺晨刚开口,又猛地闭上嘴,仿佛被鱼刺鲠住喉咙,吞咽几下才有些艰难地重新开口。 
 “陛下昨晚整晚未眠,虽政务繁忙,今日还是找时间歇息歇息。” 
 萧景琰没注意蔺晨的异样,点点头说了句你也是,翻墙便走了。 
 
 蔺晨回房,倒在榻上,本想睡个觉补补眠,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刚才叫住萧景琰,是想说什么呢? 
 ——陛下不如今天就留在这里,别上朝了。 
 蔺晨庆幸自己及时住嘴,又奇怪自己到底何时变得这样说话不过大脑。 
 让当今大梁天子不去上朝,岂是他能说服的。 
 他又是个什么人呢? 
 
 蔺晨翻个身,叹一口气,如鲠在喉。 
 
 天晓得。 
 
 反正他留不住萧景琰。 
 
 
 第二日萧景琰没有来。 
 蔺晨没出门,在苏宅静坐了一整天,不吃不喝,连列战英从宫里带来的点心小食也未动一口。 
 看上去像在跟谁赌气一样。 
 
 蔺晨静坐到天快黑,终于动动僵硬的全身,往客房去。 
 他有很多想不通的事,苦思冥想一整天他都想不清楚。 
 蔺晨决定放过自己,颇为潇洒地往床上一倒。 
 睡觉! 
 
 
 又过一天,萧景琰等天黑尽了才翻墙进了苏宅。 
 他去找蔺晨,却发现蔺晨正在收拾东西。 
 “蔺晨?” 
 听见萧景琰叫自己,蔺晨回头恭恭敬敬地行礼,也不看萧景琰,免了礼以后又回过身去收东西。 
 “你这是要走了吗?” 
 蔺晨嘿嘿一笑,摸摸自己的耳夹。 
 “回陛下,正是。” 
 萧景琰不再说话,过了很久才又开口。 
 “需要什么,朕可以帮忙。” 
 蔺晨把包裹打上结,才终于回过身,视线避开萧景琰,往别处看。 
 “不劳烦陛下了。” 
 气氛突然就沉下来,沉默又变得深刻且凝重。 
 萧景琰不多说什么,回卧室睡觉了。 
 
 
 听见蔺晨说要走的时候,萧景琰张嘴就想请他留下。 
 最后也就只是张张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蔺少阁主游历四海,什么奇珍异宝什么美景美人没见过,他萧景琰能给的怕是蔺晨一样也瞧不上,他更是不清楚蔺晨此次来金陵是想要什么。 
 
 他又能凭什么留下蔺晨? 
 
 
 蔺晨第二日走得比萧景琰还早,萧景琰才刚洗漱完他就出门了。 
 还帮梅长苏把苏宅久未上锁的大门锁上了。 
 关锁的时候蔺晨不小心,划伤了手,伤口深深长长的一道,不及时处理可能会留疤。 
 蔺晨不在意,随意甩甩手上的血,也不管那血滴到衣服上坏了他风流倜傥的形象,牵着自己来时骑的马就走了。 
 头也不回就走了。 
 
 萧景琰既没有留他的意思,那他何必在此劳烦人家。 
 那不如回他的琅琊阁潇洒去! 
 
 蔺晨承认自己心有不甘,不甘自己到金陵来这么一趟一无所获,不甘萧景琰至最后连一句留他的话也不讲。 
 实际上他自己也想不清楚,此行来金陵的目的是何,是怎样一个未达成的目的让自己觉得不甘。 
 
 蔺晨想不明白。 
 
 他莫名又回头看了一眼。 
 路上空空荡荡,什么人也没有。 
 
 蔺晨骑上马,很快离开了。 
 
 
八、 
 
 
 蔺晨第一次见萧景琰,比梅长苏下葬那日还早一些日子。 
 是萧景琰去找的他。 
 那时候蔺晨在生梅长苏的气,气那混蛋一点也不顾自己和自己老爹那样费心费力把他从地狱里扯出来,硬是要爬回去。 
 他也气自己。 
 气自己最后的妥协,气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 
 至于那个从密道里出来,说要找自己的萧景琰,蔺晨一点也不熟悉。 
 等萧景琰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蔺晨眯起眼睛,不顾礼数,抱着手臂上上下下打量了萧景琰几遍。 
 那个十多年来被自己拼拼凑凑出来的,一直存在于他人口中的人,而今真真切切站在自己面前,腰背挺得笔直,也不恼蔺晨无礼的注视打量,规规矩矩地朝蔺晨行礼。 
 “蔺少阁主。” 
 蔺晨回礼,从鼻腔里哼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来。 
 “哦,你就是梅长苏——那个林殊拼了命也要护着的太子殿下啊。” 
 萧景琰眨眨眼睛,盯住蔺晨的眼睛。 
 “景琰此次冒昧拜访先生,正是想知道小殊身体能否参战。” 
 蔺晨去桌案前给自己和萧景琰各自斟了一杯茶,又回到原处,把茶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并未喝掉茶,只是捏着杯子,等蔺晨回答。 
 蔺晨慢慢悠悠抿了一口茶,清清嗓子才开口,“殿下可知冰续草?” 
 萧景琰眉头一皱,不明白蔺晨问他这个做什么,但又拿蔺晨没办法,只好摇头说不知。 
 “这草药虽然毒性极强,但是可以救梅长苏的命,”蔺晨见萧景琰眼神突然亮起来,有些不忍,但还是把话往下说,“不过,要用十人的性命来换。” 
 蔺晨不再看萧景琰的表情,继续说,“梅长苏自然是不愿意的,我便把那草药炼丹,那丹药吃了以后,体力可与常人无异,骑马打仗也是没问题的。梅长苏若是吃了,体内的火寒之毒便可与冰续草的毒性中和,恢复从前的体质。” 
 萧景琰低下头思考片刻,沉声问蔺晨:“但是呢?” 
 “但是三月之后,火寒之毒完全消除,只剩冰续草的毒性,梅长苏必死无疑。” 
 萧景琰瞪大眼睛,茫然慌乱地看向别处,把茶杯附近的台子上一放,告辞以后就要走。 
 蔺晨叫住他。 
 “殿下,我已经把冰续丹给他了。” 
 萧景琰闻声回头。 
 二人有一个很长的对视。 
 最后蔺晨摇头,“别费劲了殿下,”实在忍不住,蔺晨叹一口气,“留不住的。” 
 
 “我们谁都留不住他的。” 
 
 萧景琰没有动作,安安静静的,眼里的愤怒与难过一并退去,退到深重的黑色里。 
 蔺晨就这样同他对视。 
 
 两个人眼里都是绝望。 
 
 
 蔺晨惊醒。 
 
 飞流站在他旁边,手里端着一杯茶,还在冒着热气,不远处的桌案上湿了一片,应该是飞流自己动手给蔺晨泡的茶。 
 蔺晨坐起来,接过飞流的茶,揉揉他的头,还不忘调侃两句。 
 “咱们小飞流可算有点良心了,我才回来三天就晓得要在午睡后给我泡茶了。” 
 飞流没有像往常一样生气跑开,只是坐在蔺晨床边,死盯着蔺晨看。 
 蔺晨被他看得心慌,又揉揉飞流的头,问他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 
 飞流用力点头。 
 “水牛!萧……萧景琰!” 
 “……” 
 蔺晨努力保持面上不动,干笑两声,点点头。 
 “好,我知道了。” 
 
 蔺晨见飞流一直坐在床边不走,试图哄他出去。 
 “飞流,你先出去,哥哥换衣服。” 
 飞流摇头。 
 蔺晨只得在飞流面前就把衣服换好。 
 “飞流,你先出去,一会哥哥再来找你玩好吗?” 
 飞流摇头。 
 
 “飞流——” 
 “不开心。” 
 飞流突然抓住蔺晨的肩膀,使劲晃一下,又重复了一遍。 
 “哥哥。不开心。” 
 蔺晨也摇头,“哥哥没有。” 
 飞流哼了一声,直接把“我不相信”四个大字摆在脸上。 
 “水牛。你,没有。” 
 蔺晨甚至没有弄清楚飞流想说什么,就飞快反驳。 
 “不——” 
 “萧景琰。你。心悦。” 
 “我——” 
 我没有。 
 
 没有吗? 
 
 有的。 
 
 
 蔺晨在那一瞬间突然清醒。 
 他的如鲠在喉,他的心有不甘。 
 他越过军队往城墙回望,他调转马头飞奔回城下。 
 他在月下所见的身影和那场美梦,他心里泛起的酸麻痒痛。 
 他的小心翼翼,他的牵念顾虑。 
 还有他在梅岭,猝然落下来的泪。 
 蔺晨全都明白了。 
 
 人说蔺少阁主活得通透得很,早早接手琅琊阁的生意,世间千万疑难奇事于他总是可解。 
 可就连蔺晨自己都不明白。 
 这滚滚红尘,这情之一字,从何而起,从何至深。 
 哪管他蔺晨如何天资聪颖通晓世情,到这七情六欲里来,也不过是世间无数痴人中的一个罢了。 
 不过好在痴人尚有半刻清醒。 
 
 蔺晨飞身上马,马蹄一扬,绝尘而去。 
 飞流跟在后面,卯足了劲也没追上,在后面大声地喊他,想知道他要去哪。 
 “蔺晨哥哥!” 
 蔺晨没有回头,也大喊一声。 
 “萧景琰!” 
 他这就要去找萧景琰。 
 
 哪管什么江湖高远宫墙深深,哪管什么叵测世情旧事难提。 
 
 萧景琰。 
 只要是他萧景琰。 
 
 蔺晨认栽。 
 
待续 
 
2017.6.17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这次写得非常痛苦 
周四的中午我跟同桌说:好了要开窍了 
周五的早上我跟同桌说:好了要开窍了 
周五下午我跟同桌说:好了,真的要开窍了 
她表示她很愿意用暴力手段让我帮蔺晨开个窍 
 
仍然很忙 
作为一个画画只画火柴人的馒头 
在这个星期被地理地图狠狠教我做人了 
_(:_」∠)_
累死了累死了累死了 
 
想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安慰 
(/ω\)

评论 ( 6 )
热度 ( 57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