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蔺靖】蔺少阁主仍未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上七公举的

蔺少阁主仍未知道自己到底怎么看上七公举的

完结

cp:蔺晨×萧景琰
设定:大概有私设吧
不虐

九、


萧景琰一直非常羡慕蔺晨。
第一次听见蔺晨的名字,是他十七岁以前,听林夑说的。
林夑说他路过琅琊山时同那琅琊阁主打了三天三夜,打成至交。到琅琊阁稍作歇息的时候见到了年幼的少阁主。
蔺阁主对他这个性子顽劣的儿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唉声叹气说这小子实在顽皮,做事没个长性,久缺管束,放浪得很,白白浪费这么一个好脑子。
林夑听后大笑,说自家儿子虽是生在宫里,这性子大抵同蔺少阁主一般,也是个管不住的,带着皇七子到处作乱,真是谁都拿他没办法。
笑完以后林夑抿一口茶,摇头叹气,说可惜了。
可惜林殊,也可惜萧景琰。
都可惜生在宫里。

林夑没跟萧景琰他们说谈话的内容,只讲那蔺少阁主小小年纪心中已有城府,又生在琅琊阁无拘无束,日子过得逍遥自在极了。
林殊听后笑说这又如何,宫墙深厚定是拦不住他的,将来自己更是逍遥呢。
萧景琰什么也没说。
林殊口无遮拦,说世人一定愚钝至极不能理解,这样锦衣玉食的生活其实并不好。
林夑给了林殊一掌,骂他这嘴无遮无拦,迟早害死自己这个当爹的。
萧景琰仍然不说话,只很轻地笑。
最后林夑看萧景琰一眼,摸摸萧景琰的头。
他说,景琰你呀,羡慕极了也不说,虽然说了不可行,你现在还小,算是童言无忌,说说总是可以的。
萧景琰点头。
“好的。”

当然是羡慕的。
但再是童言无忌,再是羡慕,也说不得。


又过了好多好多年,这样的羡慕之情早早被一层一层的华服包裹起来,埋在内里,几乎没人再看见过。
可偏偏从蔺晨抱着手臂上上下下打量他的那时起,少年时的羡慕之情瞬间溢满心里,这么多年求而不得的痛苦让他几乎想要抬脚就跑,却要硬是强忍痛苦和不耐同面前的人交谈。
这就是蔺少阁主呀。

自由自在,这天地广阔,哪一份风景都可以属于他。
他见过的晨光、阵雨、新竹、鲜花,定是比这宫里的都要好看的。
他活在浩渺天光里。

萧景琰呢?
萧景琰要独守在这混沌的方寸间。

蔺晨那次同他讲,留不住的。
他们谁也留不住林殊。
萧景琰不说话,同蔺晨对视。他佩服蔺少阁主的通透坦然,也佩服那双眸子晶晶亮亮,连绝望看上去也是纯粹分明,是一清二楚的。
林殊也好,梅长苏也好。管他是萧景琰还是蔺晨,都拦不住的。
更别说厚厚的宫墙。


再后来蔺晨锁上苏宅的大门,牵马走在路上。
萧景琰从靖王府绕路出来,凝神屏气跟了他一路。
最后萧景琰停在某个路口,一步也不再往前。

蔺晨这一路都不曾回头。
来得潇潇洒洒,走也是一样的。
了无牵挂,潇洒得很。


从第一次见到蔺晨起,萧景琰便纵着他,他无法无天也罢他得寸进尺也罢,甚至莫名其妙要求萧景琰叫他名字,萧景琰也毫不犹豫地答应。
就无限制任羡慕发展成倾慕,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蔺晨本就应该是无拘无束,区区一个金陵一算不得天下,二算不上广博,蔺晨才不能留在这里,让这些繁文缛节生生箍住他自在德行。

哪能把他留在这里。
萧景琰可舍不得。


只回头飞快看了一眼,萧景琰也走了,顺着原路飞快地返回。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了一会空荡荡的路。
也许蔺晨这时才回过头看了一眼呢?
萧景琰被自己这种莫名的想法逗笑,往宫里赶。

他可比小殊还难留住。

都说这帝王坐拥天下,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明明皇帝自己是没办法去这天下的,甚至连送自己倾慕之人走一段路也不行。
他终生都困在宫里。
迟早变成孤家寡人。


蔺晨死拽着缰绳,前几日离开金陵时手上那道伤已经结痂了,现在却隐隐作痛。
他哪里舍得萧景琰孤孤单单一辈子在宫里。
什么江湖什么天下。
心里已经有了牵挂,到哪里都算不得潇洒。


十、


萧景琰不知道蔺晨才舍不得他成一个孤家寡人。
至少在靖王府见到蔺晨之前他是不晓得的。
蔺晨一掌劈开苏宅大门的锁,看着已经暗下去的天色,直奔后院要往靖王府翻。
不管萧景琰在哪,也不管是不是莽撞冲动了些,他现在就要见萧景琰。
然后他差点撞上正准备往苏宅去的萧景琰。

“先生——蔺晨????”
“陛下。”
蔺晨躬身,对一脸惊诧的萧景琰行了个礼,行得歪歪扭扭不三不四。
萧景琰尽力组织语言。
“你……你可是落下什么东西?”
蔺晨冷不防凑近萧景琰,“落下个人,”说着一下子抓住萧景琰的手腕,眼神无比真挚诚恳,“陛下!不如跟草民一起远游吧!”
“……”

萧景琰往后退一步,试图抽出被蔺晨握住的手腕,却不想蔺晨突然发力,抓住他往自己身上带,萧景琰重心一偏,整个人都栽在蔺晨身上。
蔺晨稳稳接住他,乐呵呵地,还笑出声来。
“陛下可是舍不得草民?”
萧景琰挣扎着站起来,使劲甩开蔺晨的手,眉头死死皱起来。
“蔺晨。”
听见萧景琰沉下声来叫自己,蔺晨不但不改嬉皮笑脸的样子,还垂首说陛下请讲。
“要是你此番回来只为如此戏弄朕,那还是请回吧。”
蔺晨见萧景琰避重就轻装糊涂,把手往袖子里一揣,抬抬下巴,“吾等凡夫俗子对陛下这般无礼,陛下可是要治罪?”
萧景琰脸色微变,又很快恢复正常。
“这次朕赦你无罪,你走吧。”
蔺晨说,谢过陛下。然后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过一会又问,陛下怕不会不知道草民回来是为了什么吧?
萧景琰扬眉。

“陛下,你是想和我去的吧?”
“蔺晨!你胡说什——”
“可惜你走不掉,又不晓得如何留住我,还舍不得我留下,舍不得我顽劣放荡的德性在这金陵城里磨没了——”
“你闭嘴!”
蔺晨被萧景琰打断,也不停下来,摆了个鬼脸继续说。
“陛下生气了,是不是因为心事被我说中了?”
萧景琰眉头死死拧着,不再说话。

蔺晨再一次上前握住萧景琰的手。
“陛下……你可知我才是真真舍不得留你一个在金陵,将你一个人困在这方寸间,孤家寡人一个。”
“虽是有逾身份,可陛下,我是真的心悦于你,可惜在下实在愚钝,不明情从何起,只知其一往而深。”
蔺晨腾出一只手,直接把萧景琰抱住,下巴抵着他肩膀,另一只手勾住萧景琰的小指。
温热的气息扑到萧景琰耳廓。
蔺晨在叫他。

“景琰。”
“萧景琰。”

天已经黑下来了。
今夜有月亮。
是望日。


“所以在下决定,在金陵长住,偶尔出去走走,还望陛下多多帮衬。”


萧景琰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掐住蔺晨的小指,挑眉反问他。
“你可知直呼皇帝名讳是要杀头的?”
蔺晨被他掐得脸色难看至极,一声惨叫硬是被自己卡在喉咙里不让叫出来毁了气氛,扭了半天把自己的手拯救出来,咬牙切齿半晌,才挤出点声来。
“陛下……还望陛下恕罪……”
萧景琰哼出一声愉悦的笑来,掐一把蔺晨腰间的软肉。

“陛什么下!”


全文完

2017.6.19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陛什么下!”
“叫夫君!”

不不不不划掉划掉
哇我真棒
哇这么快就完结了
可以说我是很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没有想到写到最后就抱了一下
嗯最近更加的忙起来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蔺晨什么时候怎么看上萧景琰的
因为他们好看!!!!
爱你们么么么么哒(/ω\)

评论 ( 14 )
热度 ( 72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