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凌李】记一场之死靡他

记一场之死靡他

 

cp:凌远×李熏然

 

 

设定:学生时期,凌远大李熏然一岁

 

 

 

 

 

 

我可喜欢他了。

不止是喜欢,却也只能到喜欢。

 

 

 

 

我刚升高一就喜欢凌远,是那种很俗气又不可思议的一见钟情。

那时候他高二,我俩在一个学校,我天天都能逮着机会见他。

现在我高三,他毕业了,听说是去北京那边了,我跟他隔着十万八千里,我还是喜欢他。

哦,忘说了,我叫李熏然,是潼市第一中学学生。

我时间也不多,咱们赶紧讲,最多最多一个小时,我还得回学校上课,还是抓紧吧。

 

 

凌远呢就是那种特别亮眼的,不是因为我喜欢他我觉得他亮眼,讲简单了,他就是那种绝对不会埋没在人群里的人。

凌远喜欢在校服里穿衬衫,天特别热才会把校服脱下来,我怀疑他有一个衣柜的白衬衫。

也不是像你们女孩子看的那些小说写的什么他的白衬衫平平整整没有褶子之类的,就是衬衫穿在他身上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让人感觉衣服是干净的,他人也是干净的。

什么?

干不干净......我个人认为这跟衣服干不干净没什么关系,之前在食堂,有个姑娘手没拿稳,把菜扣了他一身,但是凌远就在那种情况下也是直直站在那里,给人很干净的感觉。好吧,这应该是我的迷弟滤镜了。

哎扯远了,反正,高一开学第一天,他是学生代表,在大讲台上发言,我就在下面站着,我个子高,站的最后一排,远远看过去,就觉得这男的可以啊,真他妈帅。我就盯着他看,心里觉得完了完了我怕不是弯了吧。

事实证明,我确实是弯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昏倒了。

哎你别笑......太丢人了,我没吃早餐,低血糖,突然就倒了,一米七几的高个倒下去,还是有不小的波动。你——算了你笑吧。

之后我就在医务室躺着,满脑子都是凌远站在讲台上说话的样子,心跳特别快,还有点脑缺氧,喘不过气来。

从医务室出来的时候我往班里走,上楼的时候碰到凌远,他抱着一沓卷子往办公室走,就跟我面对面走过去,看见我的时候应该是出于礼貌吧,他跟我点点头,笑了一下。

那个时候我认了,我就是喜欢上他了。

之后我一路上都在想自己昏倒的事,还特自作多情,就一直想自己倒下去的样子是不是特别丑,凌远会不会看见,从那以后我早上迟到都一定要买早餐吃。

很显然,我就算在他演讲的时候昏倒,也并没对他产生什么影响,我还是个高一的新生,他还是优秀学生,我们除了走廊上那次擦肩,就再也没有什么交集。

 

我们学校建校早,教学楼非常有苏联特色,一幢白的小楼,哎我也说不明白,一会给你看照片吧。教学楼里呢高二在二层,高三在三层,高一在四五层,当时凌远他们班就在我们班正下面,这个也是我开学一个多月以后才知道的。

是这样,我们班有一群女生,在进校前就听说了凌远,不知道从哪里整来很多有关凌远的事情,下课的时候就聚在一起讨论,毫不夸张地说,关于凌远的很多事情我基本上都是从她们口中听来的。

她们说凌远每天早上六点四十五就到学校了,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看书。然后我也早早起床,绕着教学楼走,六点五十准时从凌远他们班经过,就为了远远看上他一眼。

大概这么做了一个月吧,我觉得没什么意义,天天从他们班门口走,跟他也还是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而且人家六点四十五在教室里学习能稳固年级第一,我天天六点五十到校,困得头昏眼花,课也听不好。

高中第一次月考,我考倒数,倒数第七好像是。

我一直没敢跟我爹妈说,后来他们还是知道了,我爹把我打得,皮开肉绽。

凌远他们要晚一个星期考,他学理科,那个分数直接甩了第二名二十多分,当时我站在他们高二的那个排名面前,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我觉得我应该更好一点。

再好一点,喜欢凌远,才更值。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努力了,现在想想我那时候也是厉害,什么也没有无根无据就努力,动力来得莫名其妙,失落也来得莫名其妙。

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么努力也没有用,当然更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如果不努力,喜欢凌远可多不值啊。

我偷偷关注他,偶尔有那么几次比他到学校还早。

我知道他喜欢学校附近面包店的吐司,吐司早上吃不完,中午的时候凌远喜欢自己呆在教室,边刷题边啃没吃完的吐司,有的时候他会绕路去文具店买活页纸,我用活页纸记笔记的习惯就从他那里来的。

凌远有胃病,我看见过他一个人捂着胃,嘴唇抿成一条线,冷汗直冒的样子,不过那个时候总会有人关心他帮他倒热水,所以我只是远远看着,自己也莫名紧张,有时候还会有我也胃痛的错觉。

喜欢凌远吧,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充满了各种情绪和小心思。

不过还是失落多一点。

 

 

 

    高二的时候我们分班,我学不来理科,选文科,文重班第一名。

    我觉得没什么好骄傲的,毕竟这和凌远比起来,也算不上什么特别厉害的,总之我是想再好一点,再好一点,毕竟这样能让我觉得离他稍微近一点。

我确实蛮怂的,喜欢他嘛,跟他说句话都是心虚的,实际上到现在我也只跟他说过几句话。

第一次跟他说话是我走在他后面,盯着那个后脑勺看,觉得这男的怎么看都他妈好好看,然后就走得有点快,想停下来但是没停住,撞上他了,撞得还挺重。

也没说什么,就跟他说对不起,他说没关系。

没了。

我当然想说点别的什么话但是那种情况除了说对不起,也没办法跟他说什么。

再后来我就陷入一场长长久久的自怨自艾,觉得自己蠢死了,之前他演讲我昏倒,这次走他后面我还那么重地撞到他,太蠢了。

现在想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反正至始至终于他而言我不过是一个普通学生,可能他从来没有记住过我,啊不,不是可能,是一定。

他一定,从来没有记住过我。

这种事情也不是我努力就可以有所收获的,我喜欢他,那么喜欢他,可他永远都离我很远,而且会越来越远,我再努力也没办法。

像这样很丧的情绪其实在我喜欢凌远的时候出现过无数次,有时候想着干脆放弃吧,我这么喜欢他,喜欢了这么久也没有得到什么回应,何必呢。可是每一次消沉一会都还是很没出息觉得喜欢就喜欢了,这有什么的,我喜欢他的时候明明早就知道他不会给我什么回应,而且就算这样,我也还是喜欢他。

我可以肯定,我喜欢他,喜欢惨了。

 

 

我们班那群女生也慢慢不讨论凌远了,我只是偶尔听说有很多人跟他表白,可是他都油盐不进,有人说他醉心于学习,甚至有人说他是弯的。

我本来是想找他表白的,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纠结了很久很久,想了无数个方案,我觉得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像这样认真过,可是在我下定决心的后一天发生一件事,让我彻底打消念头。

和凌远同级的一个男生,跟他表白了,阵仗特别大,老师都惊动了。

那时候我也在现场。

我是去帮老师跑腿的,绕了点路,想看看凌远,正好听见那个男生吼了一句凌远我喜欢你。

说不上什么感觉,那时候有种自己心事被说出来的感觉,站在一边就紧张起来,也顾不得走近去看凌远,反应过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围过去了,我只好隔着人群看,脖子都僵了。

那男生的声音特别大,算是吼出来的。

他说了很多话,大意就是他喜欢凌远很久了,为了凌远努力了很多,也悄悄做过很多事,讲了他对于凌远的长久的喜欢。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是在把我的心路历程讲一遍。

我才知道原来喜欢这种东西放谁身上都是一样的,喜欢这个人,自己一个人自作多情也好失望失落也好,原来放在谁身上都一样。

唯一要说有什么不同吧,就是别人敢说出来,我不敢。

所以我觉得跟凌远表白的人是我又不是,觉得那个被所有人看好戏的人不是我,可是真真切切喜欢凌远的人,就是我。

这么说可能有点玄幻吧,反正那个时候我隔着好多人看凌远,小心脏扑通扑通跳,我也想看看凌远的反应。

凌远那时候的的眼神我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

他看那个男生,跟看死人似的。

眼睛里都快结冰了,脸上也是冻住的,最后他什么也没说,绕开那个男生就走了。

当时我就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凌远知道我的喜欢。

 

 

 

第二次跟凌远说话是某个周五中午。

那天我去问数学题,从老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出去吃午饭了,我就绕到凌远他们班门口,装作路过的样子看他,就看见他趴在桌子上,额头冒冷汗,也不啃面包也不做题,就趴着,我知道他肯定是胃痛了。

我当时就冲回班里拿自己的杯子给他接热水,飞快冲到他们班,调整呼吸,装作很惊讶的样子,拍拍他的肩膀。

当时跑步的时候我特紧张,怕他们教室会不会有人突然回来,又怕凌远觉得我莫名其妙,怕他仔细想来我的出现是不是太巧,借口都想了三个,还做了无数的心理准备。

其实所有的准备看到凌远的时候都不存在了。

反正那时候我有一种凌远听得见我心跳的错觉。

凌远就盯着我看,我就说我是路过他们班,看他好像不舒服,就进去看看。

边说我就边把水递给他,紧张到手都有点抖。

然后凌远看着我,突然笑一下。

我差点原地爆炸。

凌远说,是你啊。

当时我心慌死了,生怕凌远发现我那些不敢见光的心思,又不清楚他是因为什么就认得我了,脑袋里那些不好的念头一个接一个地冒,又被我强行忽略。

事实是我想太多了,凌远只是接过我给他的热水,让我以后走路小心一点。

我才反应过来那应该是上次撞他那次,撞得不轻,肯定是撞痛他了。

后面他说谢谢,我说不用谢,我回教室了。

我整个人都飘飘然,水杯也没拿。

那天中午我也没吃饭,就会教室了,下午饿得胃痛,自己趴在桌子上冒冷汗,没人管我,但痛的时候想着凌远,又觉得其实胃痛也没什么。

凌远到底是凌远,我也没跟他说我的名字也没说我哪个班的,他就是有办法把我的水瓶还给我,我早上去学校,水杯就放在我桌上。

那时候我觉得有点可惜,凌远还水杯给我,也没跟他遇上,也没跟他说上话。

我也跟凌远学,早晨买吐司一直吃到中午,中午起码多出了半个小时来看书。

有时候坐在座位上我也会想,凌远他一个人坐在教室里会想什么呢,感觉他好像不管做什么都是一个人,也不知道将来谁那么幸运,可以站在他身边。

 

高二下学期我们班有个姑娘给我告白了,大中午的,我出门丢垃圾,她把我拦在楼梯口。

她告白的时候凌远正好路过,手里抱着卷子。

凌远看我一眼,又看看那个姑娘,笑了一下。

我当时脑袋嗡的一下,全乱了。

我好像打断了那个姑娘的告白,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说话的时候凌远已经走开上楼了,不知道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现在想起来其实凌远误会与否也无关紧要,可是那个时候我甚至想推开那姑娘——我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但我想跟凌远解释,无论如何都想跟他解释。

最后我没有推开那姑娘,只是站着,等自己冷静下来,也等她从手足无措里反应过来,然后用我认为很温柔的声音跟她说,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位姑娘眼眶都红了,跟我说没关系,说她还会继续喜欢我。

后来?后来她找了个男朋友。

我也总是想有一天自己能遇见一个可爱的女孩,然后让凌远成为过去。

可是没有,男生也没有。

凌远是最特殊的人。

 

 

 

最大胆的事啊......一件就是中午跑去给他送热水,还有就是,我偷偷拍了一张他的照片。

他们班的座位会轮换,教室有一前一后两个门,天热起来了就会把后门打开。

那次凌远正好轮到最后一排,我站在走廊上,他右后的位置。

一般学习太累了,我就会起来活动活动,唉其实就是路过一下凌远他们班,看看凌远,就会觉得自己的努力有所值。

还是中午,那天的凌远没有啃面包,拿了本书在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吃午饭,站在走廊上,担心他,但是没立场去问他关心他。

就站了一会,我想着,凌远就快要高考了,就快要毕业了,以后再见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就这么想着,就拿出手机来,把他给框进去了。

照完相我就跑了,拿出跑五十米冲刺的速度,一个劲冲回教室,手机贴着胸口,喘气喘得又急又重。

我觉得这张照片照得不错,有凌远半个侧脸,还有阳光,和被风吹起来的窗帘。

其实主要是有凌远。

所以照片里的一切都那么好。

 

 

现在这张照片是我的手机屏保,手机屏幕,累了看看手机,就觉得自己充满动力,毕竟如果我优秀一点,那我会觉得自己离优秀的凌远更近一点。

凌远啊......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他考得非常好,你不知道就去翻翻报纸呗,我听说他去了北京那边,好像是要学医。

硬要我说我到底喜欢他哪,我说不上来,但我喜欢他是千真万确,高一入学就喜欢,现在还是喜欢他。我觉得挺神奇的,实际上我根本不知道凌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家庭、性格,甚至他的生日我都不清楚,可我就是喜欢他。

喜欢他优秀礼貌,还喜欢他长得好看。

我也不清楚我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凌远,也不知道我究竟还会喜欢他多久。

唉张口闭口就是喜欢,我觉得喜欢都俗了。

 

 

其实,喜欢一个人,虽然有痛苦有失落,但不论结果怎样,这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喜欢凌远这三年,每一天的我都充满希望,最后总是失望无比,有句话怎么说——我从未拥有他,却失去过他千千万万遍,大概就是这样,不过大概是失去的次数多了,失去本身就已经不能影响我什么了。

我想你问的,喜欢一个人的意义,大概就在于,我在喜欢他的时候,让自己努力向他靠近,最后把自己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说了这么多,看时间我也该回去上课了,没办法送你回去,你一个人注意安全。

 

 

什么?

凌远去了北京,我当然是见不到他啦。

 

我很喜欢他,之死靡他的那种喜欢。

不止是喜欢,也只能到喜欢。

 

我上课去了。

 

 

全文完

 

 

2017.9.18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写完啦

全文5000+

好久没写东西了算复健吧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41 )
热度 ( 79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