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黄曲】讲一个邻居和大提琴的故事

讲一个邻居和大提琴的故事


cp:黄志雄×曲和


大概是一个:非常老套的有关于拯救的故事(噫怎么突然正经了)

私设:日跳由PTSD转抑郁症,背景在国内,以及许多我自己都不注意的私设
以及重度ooc

 @一罐儿咸盐 

黄曲


0.


活下去很重要。
你不要难过。



1.


他站不稳,后背撞在瓷砖上,贴着墙顺着跌在地上,手里的刀刃和地面摩擦出尖锐的响声,激得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冷汗也跟着往外冒。
他大概是觉得很痛的,痛楚让人能有片刻的清醒,不过瞬间,混沌又吞噬一切,连清醒也一同坠入深渊,不见踪迹。
举起手来,抬高了手臂睁大眼睛。有什么滴下来落在脸上,腥的温的稠的,一下子连着滴了好几滴。

「你看看,这是你自己的血,再这样下去你可要死掉了。」

他抹了一把脸,暗红色铺天盖地,和疼痛一起剥夺意识。
抑制不住地颤抖突然爆发,握刀的手用力把刀砸出去,对面的墙壁被剜出一道狰狞的口子。
他抱住自己的头,指尖使劲摁着头顶,想要清醒一些,但毫无用处。

「你在同谁道歉呢?」

“对不起,对不起……
我做不到……我,我做不到……”


这是黄志雄第三次尝试自杀,未果。



懦弱让人痛恨,又让人妥协。很多时候黄志雄会非常感谢他的懦弱。
他控制不住地渴望死亡,希望以此为自己残破的生命带来解脱。可是他又惧怕死亡,总被一丝心有不甘和对胆怯的妥协拉回生的境地。

黄志雄自己也不清楚这究竟是好是坏。
现在他不再依赖酒精,他依赖药物,昂贵的抗抑郁药物成了他的好伙伴,他的状态时好时坏,反复不定,经济来源断了又断,药也吃得断断续续。
黄志雄也曾经狠下心来要彻底离开这人世,他试过割腕,可是被催房租的房东阿姨救下,也试过吃安眠药,结果被楼下找他商量厨房漏水问题的住户发现。
他已经毫无希望,可这世界总生拉硬拽,把他从去往地狱的路上拖回人间,完全不讲道理,似乎是想用这样蛮横的方式告诉他自己命不该绝。
没办法,苟延残喘,活过一天是一天。
日子过得混乱糟糕,破碎成模模糊糊的片段被存在记忆里,黄志雄精疲力竭,随便收捡收捡自己所剩无几的精力,带着伤痛和小刀继续向前。
生活嘛,生下来,活下去。
要活下去。



黄志雄家在十七楼,从阳台往下看可以看见旁边小区里面的样子。
某个傍晚黄志雄活动活动僵硬的身子,站在阳台伸了个懒腰,扭脖子听见咔啦一声,于是他仰起头半天没有动弹。
这天他的心情不错,难得的舒适。
再低下头的时候他看见旁边的小区里,有树樱花开了。
那是一个逼仄的角落,余晖被小楼拦住,落不进去,四下都是暗色,也就那一处,就飞快
的一眼而已,
明亮的粉撞到他眼里,干净,稀少,又带着蓬勃的生命力。
黄志雄盯着那树樱花看了很久,再眨眼,猝然掉下滴眼泪。

怎么又是春天。
怎么,又到春天了呀?


大提琴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琴声来得突然,一开始在这幢破破烂烂的建筑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却又毫无自觉地慢慢舒展开来,悠扬又醇厚,像是什么人在用这样温和悦耳的声音,再讲一个故事。
故事里是春暖花开,世间万物都在融融的春风里,在和煦的阳光下。

光洒下来。

黄志雄看见小小的一片阳光。
温暖,又生机勃勃。


2.


黄志雄才知道自己的隔壁邻居换了。
以前是一对小情侣,天天吵架摔东西,男人骂女人无理取闹,女人恨男人朝三暮四,吵的内容千篇一律,听多了就觉得格外荒唐可笑——说得跟以前山盟海誓你侬我侬的不是他们一样。
爱情这种东西,从来就比病痛可怕。

现在他的邻居应该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大提琴家。
也许是大提琴家,也可能人家只是业余爱好。也许拉琴的是一位可爱文静的女性,也有可能是个男人,不论是男是女,手应该是很好看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说不定还葱白如玉。
不管怎么说,琴声很好听。

黄志雄在夕日的余晖里站了一下,莫名地想象起隔壁邻居的样子,还因为自己的莫名其妙忍不住自嘲似地笑了一下。
笑完他摸摸自己的脸,有点不可思议。

「刚才,自己是笑了?」


黄志雄清醒的时间多了一些。
他注意到隔壁邻居每天都很有规律,早上七点过出门,下午四点左右回家。而每晚的琴声就像是定时掉落的礼物一样,陪着黄志雄沉沉睡去。
像是在奖励黄志雄一直撑到现在。

初夏的时候给退伍军人的补贴金寄到,黄志雄交完水电费,打算去买一点生活必需品,和药物。
出门的时候下了一场不小的阵雨,把黄志雄浇得湿透,潮闷的天又让他身上的衣服粘在身上死活不干。
这让黄志雄心情有些烦躁。
他只得尽快赶去医院,在回家路上采购好需要的物品。
黄志雄的主治医生对于他主动去医院感到非常高兴,跟黄志雄简单交谈了一会。
离开以前黄志雄突然问医生。
“医生……那个,我还能好吗?”
医生是一位年长且温柔的女性,对于黄志雄提出这样的问题感到惊异,又有些欣喜,于是笑了笑。
“这个嘛,你信,就能好。”
黄志雄不是很懂,只礼貌地道谢,随后离开拿药。

在家楼下的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又下了一场大雨,黄志雄等了一会也不见停,想着反正衣服没干,索性直接淋雨跑回家。
跑到楼下大厅门口黄志雄听见那个总是在值班时间打瞌睡的保安正跟什么人聊天。
“这雨下的可真大!”
“是呀,我的琴都被淋着了。”
“你们这些搞音乐的是不是都特别宝贝自己的乐器啊?”
“哈哈哈哈哈是这样,主要是因为大提琴太贵啦!”
黄志雄就愣在原地,任雨淋着。

大提琴。

说话的是个男人,声音低沉悦耳,和大提琴的音色在某些方面奇异地契合,说话的时候自然又坦诚,光听声音都让人觉得亲和无比。
黄志雄在雨里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急忙走进大厅,正好看见男人低头关上电梯门。
黄志雄有些懊恼自己的迟钝和愣怔,有些丧气地往电梯走,却发现刚才的电梯门又重新开启,男人歪着身子看黄志雄,对湿漉漉的黄志雄露出一个温和的笑。
“还好没看错,快进来呀。”

这个人,在等他。
黄志雄从来都是处于等待的位置,在漫长而绝望的生命里,等着不知所踪的希望,等着迟迟未到的死亡。
从来没有什么人等过他,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被等待是这样一种感觉。
无比珍重,无比温暖。
他加快脚步,踏进电梯门。

男人见黄志雄双手都提着东西,就问他在几楼,想帮他按楼层。
黄志雄看一眼17那个数字,没想到已经被按了,过了几面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也是十七楼。”
男人露出惊喜的表情,黄志雄也内心狂喜,总觉得太巧了,心里有个想法,又不敢确定,只淡淡嗯一声。
“我在八号,你呢?”
黄志雄面无表情,心脏狂跳。
“在你隔壁。”
男人啊了一声,絮絮地说自己叫曲和,曲高和寡的那两个字,是才搬过来的,在某所高校教大提琴,每晚回去以后都会练琴。
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问黄志雄,自己有没有吵到他。
黄志雄刚张开嘴,电梯就到了,他们一起走出去,在各自门前掏钥匙开门。
这时候曲和才听见黄志雄传来一声闷闷的,我叫黄志雄。
说完准备推门进去,又顿住。
“你拉琴很好听,不影响我。”

曲和突然发现黄志雄的声音很悦耳,可能因为太久没说话,有些沙哑,声音里带着纯粹的欣赏,是很真诚的人。
这样的夸赞让曲和很高兴,他笑着说谢谢,黄志雄点点头,推门进家。


3.


曲和搬到这个破破烂烂的楼里已经一个多月了。
和崔瑶离婚以后他搬来这里,日子也过得有规律。
房东跟他说住他左边的邻居是个奇怪的男人,据说有什么精神疾病。
曲和不以为意,还打趣说不是个变态杀人狂就好了。
结果他搬来这里一个月都没见到传说中很古怪的人,隔壁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仿佛没人居住,房东的话他也差不多忘个干净。
前几个星期他听见隔壁似乎有些响动,似乎是摔东西的声音,声音一直持续不断,过了一阵子才停下。
曲和有些担心,就跑出门去,想问问隔壁发生了什么。
他现在七号的门前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放下了敲门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曲和隐约听见,房间里传来绝望而痛苦的啜泣声。
声音很弱,像是在刻意隐忍着什么。
曲和觉得自己被这样的哭声抓紧了心脏,也不过一瞬间的事,很快,他又恢复正常,回自己家了。
他这个人就喜欢瞎操心,一个人在家里就开始胡思乱想,想自己的邻居是不是也是一个人,想他这样子平常的生活会不会很艰难,想他究竟是患有什么样的疾病。
每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曲和想够了也就不再想了,于是起身去收拾乱七八糟的屋子。

一个月以后,夏天就在一阵又一阵的大雨里悄悄来了,这样的天实在让人招架不住,明明晴空万里,却总是会突然地下一场雨,完全不给人准备的机会。
这天的曲和就被淋到了。
他平常都带伞,但是上完课看见两个没带伞的女学生,就把自己的伞给她们了,打个车回家,哪晓得光是打车和下车这一段路就把自己淋得够呛。
走进楼下大厅的时候曲和跟楼下的保安聊了几句,有点担心琴盒漏水,于是赶紧进电梯。
刚按下关门键,曲和眼角扫到一位同样湿透的男人,两只手都拎着东西,精神似乎也不是很好,头发被打湿成一绺一绺,软下来耷拉在头上,毫无气力地滴水,看上去是个落魄的人。
男人似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但并没有要追上来赶着趟电梯的意思。
曲和莫名想到之前房东跟自己说的那个隔壁的奇怪男人,也没多想就把电梯门打开,招呼男人快进去。
男人明显地愣怔了一下,这才加快脚步走进电梯。


原来他真的住在自己隔壁。
曲和开门的时候想,然后突然听见男人开口说话,说自己叫黄志雄,说曲和拉琴很好听。说完就进家关门,没了动静。
其实这个男人并不像房东说的那么奇怪,也没那么可怕,也许他不是那么善于表达,所以寡言一些,再有就是他看上去,确实不怎么好,整个人都在被失落沉沉压住,动弹不得,被渺茫的希望吊着,总给人命悬一线的感觉。
他就这样死死拽住一线希望,怎么也不放手。

曲和不懂,他想不明白。
活着当然不容易,可为什么黄志雄是那样绝望,为什么他是如此痛苦——
就像从未见过温暖的光一样。


曲和自诩为芸芸众生中庸碌的一员,他没有什么特别崇高的理想,也没有什么高尚的品德。他知道自己身边有一个叫黄志雄的人,正陷在绝境与痛苦里,可他也没有想过要去花费心思拯救黄志雄。
都是要做事的人,他曲和只是一个普通人,自己也要面对格外残酷的生活。
生活嘛,生下来,活下去。
好好活着吧。
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总会遇见温暖的。


曲和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黄志雄了,隔壁也没有什么动静,他甚至没办法确定黄志雄这段时间有没有在家。
这天曲和在家试着做皮蛋瘦肉粥,没稳住,煮多了,他看着自己第一次成功的尝试,撑死了也舍不得扔,想放进冰箱,又怕第二天坏掉。
于是他心思一动,把注意打到黄志雄身上。

黄志雄开门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甚至可以算惨白。
曲和条件反射就把手往黄志雄脑门上贴。
滚烫。

“你发烧了!吃药了吗?”
黄志雄愣了一下,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乖乖认错一样,摇摇头。
曲和这才发现自己的语气似乎有些过分严厉,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说自己熬了皮蛋瘦肉粥,做多了。
黄志雄愣愣接过碗,憋了老半天憋出一句,谢谢。
曲和想了想,又问黄志雄家里有没有药。
黄志雄沉默了几秒,点头说有。
曲和一眼看出黄志雄的心思,也点头,说我家有,我去拿,你别关门。
黄志雄抬着碗,把碗放到茶几上,拿手指捏捏耳垂。
有点烫。

曲和站在黄志雄家门口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只好冲黄志雄扬一扬手里的药。
客厅并不像曲和想象的那样乱七八糟,反而比曲和家里还要干净整洁一些。
干干净净的,全无烟火气。
就像黄志雄这个人一样。
黄志雄走过来拿药,曲和眼尖,瞟到茶几上的一把小刀,刀上沾着血。
还有黄志雄长袖里藏不住的刀疤。
曲和瞬间明白过来很多事,又突然有一种窥见别人秘密的不安感。

黄志雄看曲和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断他,就轻咳了一下,哪晓得被口水呛到,假咳变成真咳,咳得气都喘不上来。
曲和这才回过神,说,你注意休息。
说完就走了。
莫名其妙地,落荒而逃。


黄志雄拿着药。刚才咳的时候没注意力度,把药盒捏得皱巴巴的。
他走回去烧水,突然想起曲和那句,吃药了吗。
他忍不住,又笑了一声
有点凶。


曲和回家后就心不在焉地练琴。
他在想黄志雄。
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到刚才为止,他只见过黄志雄两面,就关心起他来,甚至还有点担心他一个人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曲和很清楚在自己来之前黄志雄也是这样,日子仍然照样地过下去,而他自己,明明也是个被生活狠狠折磨的人。

曲和又觉得没关系。
自己总不至于连一点多余的关心都不能给黄志雄。

他当然不是圣人,也救不了谁。
只能尽自己所能,伸之以援手。


4.


黄志雄决定去死。
没有什么不顺的事,也没有什么糟糕的事,一切都很正常,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星期六,没有任何异常。
他想生活停在这里也不错。
他甚至还准备下楼,买一把新的小刀,把自己好好收拾整理一番,然后无比坦然又从容地走向死亡。

黄志雄曾经三次尝试自杀,两次被人救下,一次被自己制止。
事不过三。

黄志雄穿戴整齐,下楼买刀。


他遇见同样下楼买东西的曲和。
曲和看见黄志雄对他的精神样子感到惊喜,以为黄志雄开始好好生活,好好活下去。
惊讶,又欣喜。
黄志雄敏锐地捕捉到曲和愉悦,一时间有点不可置信,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在为自己而高兴。

两个人一起下楼的时候曲和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黄志雄给人一种坦然而无所畏惧的感觉,大有放下一切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这不像是要好好生活下去。
反而像是抛开一切,就这样坦然去死。
曲和越想越不对劲,脱口叫出黄志雄的名字。
被点名的人应了一声,转头看曲和。
曲和有点生气,这气愤不知来源不知为何,也许就是气他担心的这个人竟然就要这样极不负责地结束自己生命。
曲和有很多想说的,盯着黄志雄的眼睛,所有想说的话因为发现毫无立场就这样被堵住,鲠了半天,极为艰难地憋出一句。

“黄志雄,你在难过什么?”

黄志雄没有回答他。
黄志雄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在难过什么?
一直以来纠结绝望,恐惧不安着什么。
他不知道。

黄志雄没有继续想下去,曲和打断他的思路:
“你是不是要去买一把新的刀,然后穿戴整齐收拾规矩,就安安静静去死?”
黄志雄瞪大眼睛,没有想到曲和已经完全了解他究竟在想什么,想干什么。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电梯就到了。
曲和快步走出电梯,也不去看黄志雄。
黄志雄跟在他后面,看着曲和露给他的后脑勺。

是了,他究竟难过什么?
一直在痛苦着什么,在如何地憎恶自己折磨自己,自以为生活已经千疮百孔,自以为生活在漫长无尽头的黑暗里,自作多情地绝望着,焦虑不安着。

黄志雄停在便利店门口,一直不动。
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块浮木,盲眼多年突然见到一片阳光。
从前的人生瞬间燃尽,灰尘落在心头,像安安静静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场雪。
将死之人现在向死而生。

黄志雄有些庆幸,又有点惶恐。
庆幸自己的幡然醒悟,又惶恐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曲和买完东西,站在黄志雄面前,冲他晃晃手。
“黄志雄?不买刀啦?”
黄志雄笑笑,笑得有些窘迫羞赧,说不买了。
曲和看他笑自己也跟着笑,往黄志雄手里塞一瓶苏打水。
“奖励你,浪子回头悬崖勒马。”

黄志雄拧开水瓶,灌一口水。
“我再接再厉。”


5.


活下去很重要,
你不要难过。
你所有的惊慌、无措、恐惧、和绝望,都不会是永远的。
你要活下去。
总有一天,总有一个人,
会来救你,会抱住你,会是你的救赎。

“不要害怕,不要难过。我陪着你,我保护你。”

那个人,会像这样同你讲。


全文完


2017.10.21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会有后续
还有很多想写的将来的故事
还有很多没有讲完的事情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谢谢
非常谢谢看完的你们

评论 ( 22 )
热度 ( 110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