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推文] 楼诚《一生》

谢谢姑娘的推荐(´▽`)
明家是光和温暖一样的存在呀
连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离
其实我笔力不够,也许并不能写清楚他们的故事
谢谢姑娘(´▽`)
爱你

猫猫的楼诚推文小号:

今天要推的文,是 @我是最近找回了文力的黑米馒头 太太的《一生》。这篇文和另一篇《老先生和他的家》是同一系列,虐哭我,本着独虐虐不如众虐虐的原则,必须要推荐给大家。昨天没发推文的事情就假装没发生


 


例行先警告,本篇有台丽,还有个角色死亡,警告雷者请绕道。我自己,虽然哭得很厉害,但不认为这是BE,一个故事,一个好故事,是无法简单用HE和BE划分的。但可能有人不喜欢,所以还是得警告。


 


《一生》这篇故事是以明台的视角出发,与其说这是楼诚的故事,其实说这是有楼诚的明家的故事更贴切。必须说,几乎从一开始就戳中了我的泪点。必须隐姓埋名的明台,决定的名字,太令人心疼,也叫人心酸。他的一生都装在这三个字里面了呀。


 



他想了想,叫崔黎明吧。 


这三个字,就够他的一生了。



 


如同前面说的,我不觉得死亡就是BE,人一生的质量,比长短还重要许多,有些人三十岁就死了,只是到了七十才埋进土里,重要的是,活着时,生命的意义。明家三兄弟,不,明家四姊弟的生命重量绝对是够的,而且楼诚两人,再分别前也拥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吧,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家里只剩他俩的时侯。


 



大哥时不时也会在信末故意加一句,你不在也好,我和阿诚两个人清净得很。 


言下之意:我和阿诚二人世界好过得很。



 


崔黎明是优秀的特工,必须在任何情况下保持清晰的头脑,理智分析判断情势,可是明台不是,明台就只是被哥哥们和大姊宠着的弟弟而已。


 



崔黎明站在门口,扔下手里的行李,蹦起来冲着屋子里大喊。 


 


“大哥!阿诚哥!我回来啦!!!!”



        



明诚和明楼一起走出门,看见蹲在门口的小少爷,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明诚拍拍他的肩膀,把人扶起来,用力抱了他一下。 


“明台小少爷回来啦。



 


之前忘了在哪看到过,学历史是为了让我们不重蹈覆辙,那一段的历史,残忍血腥,但它确实是中国这片土地的一部分,抹不去盖不掉逃不开。我们爱的楼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分开。


 



这世界已经疯了。



 


陷入疯狂的世界,拆散了相爱的人,陷入疯狂的国家,埋葬了愿为她牺牲生命的人。故事里的阿诚哥说,他什么都可以认,但是他无愧于明家,明家无罪。


 



崔黎明才知道,自己的二哥在最后都是笑着的。 
笑得坦荡,笑得轻松。 
他同别人说我这一辈子,我可以认我有愧于祖国之罪,可以认我愧于民族之罪,可以认我愧于千千万万同胞之罪。 
可我这样罪大恶极的一个人,我无愧于明家。 
我有罪。 
可是明楼,明镜,明台无罪。 

明家无罪。 





看到这一段,忍不住想,阿诚此时想什么呢?他会恨吗?会怨吗?怨这个他付出了大半辈子,他的爱人他的家人也付出了大半辈子的国家,现在反过来要杀他吗?我相信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想过自己的死亡,但在他的想象里,结束他生命的,是自己的国人吗?


 



天快亮的时候,明楼笑了一下。 


他说,我先去找阿诚和大姐了。 


他说,明台,别怪大哥留你一个人。 


 


明楼这辈子在明台面前装腔作势摆足了架子,末了,只有一句:是大哥对不住你。



 


看到这一段,已经哭得不成样子,最被宠爱的明台,最被捧在手心里的明台,在火车上哭着喊大姊的明台,还是被留下了,明家就此只剩他一个人,只剩一个人还能叫家吗?


 


再写下去又要哭了,推荐大家这篇文,记得自备卫生纸,别在公共场合看,如果觉得虐得不够,或是心脏还能承受,记得这系列还有《老先生和他的家》可以补刀。


 


(完)

评论
热度 ( 50 )
  1.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猫猫的楼诚推文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姑娘的推荐(´▽`)明家是光和温暖一样的存在呀连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离其实我笔力不够,也许并不能写...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