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程唐】恋爱先生说

恋爱先生说


cp:程皓×唐川




warning:ooc,胡扯


@柠檬是酸的 
宝贝想看程唐想很久了(´▽`)久等啦



0.


程皓说:喜欢上一个人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或者你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天注定的缘分。
唐川说:我是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


1.


唐川说:你撞我的车总不至于就是为了搭讪吧?
程皓说:唐先生真聪明,就是为了搭讪。


唐川这辈子大概跟车都过不去。
新年伊始,新的一年才开始八天,他的车就被蹭了三次,而且是被同一辆车,在同一天。
前两次都不算什么,唐川想着反正只是一蹭,离这辆车远一点,到时候重新上一下漆就好,但是还没等他打方向盘,那车直接用车头跟他的车尾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开车的是车主的发小,认错态度极其端正,说他的发小刚学车,车技不好,请唐川多多见谅,修理费他发小全付。
说着,就给唐川递名片。
唐川接下名片,简单地跟男人握握手,说自己姓唐,等修车公司来把车拖走他们跟着一起去就行了。

给他递名片的男人叫程皓,发小叫张铭阳,才刚拿到驾照,胆小,没留神就撞上了。
唐川面无表情,点点头,不去拆穿对方这个自以为滴水不漏的谎言。
从那个张铭阳熄火的动作熟练程度看,根本就不是个新手,而且,哪个新手能在电话簿里存修车公司电话还跟修车公司这么熟?
虽然不知道程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他们对唐川的安全没有威胁,那唐川也不多想,就跟着把车拖去修车公司,手机号留下来过几天去取车。至始至终,没有多给程皓透露一点个人信息。
一直到程皓说请他吃饭赔罪,唐川才隐约觉得,面前这个刘海比脸皮厚的男人似乎是在跟他搭讪。
于是唐川礼貌地拒绝了,也拒绝给他自己的电话号,哪晓得程皓特别不要脸地笑笑,说你不给,我也还是有办法从修车公司那里要到他的手机号。
唐川觉得自己错了。
程皓的脸皮比他的刘海厚。


最后唐川打车去了刑警学院,沉迷研究无法自拔,还顺便帮罗淼整理了一下新案子的思路。
忙完了以后唐川躺在沙发上想着上午的小意外,还是觉得这两个男的怪怪的——总不至于为了搭讪还要冒着生命危险撞车吧?花钱又不省事。
唐川觉得自己想太多,于是继续投身研究。

实际上唐川想得一点也不多。撞他的车,就是为了搭讪。
策划人是张铭阳,执行人是张铭阳。
被动参与的搭讪人是程皓。

深夜唐川一个人跑回家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本来想泡咖啡,但是又懒得洗杯子,干脆躺在床上休息,放松大脑。
然后程皓那张脸就突然出现在唐川脑中。
唐川回想了一下早间的种种细节,有点不可思议。

福尔摩斯说过,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那一种,不论有多让人不可思议,就是真相。
唐川完全没有想到这世界上会有这么无聊的人。
他苦思冥想很久,排除了一切可能性,剩下的只有一种,那就确实是程皓确实为了搭讪才撞他的。

最后的最后,唐川哀嚎一声,决定睡觉。
无聊的人都有毒,还会传染。
唐川竟然会想这个无聊的问题想这么久。


2.


唐川说:你认识我吗?你手机输入法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程皓说:我多打几次你的名字手机就认识你了,先生,你叫啥呀?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张铭阳邀请程皓出门去散散心。
写作散散心读作钓凯子。
程皓被张铭阳强行拖上自己小汽车的副驾驶瘫倒,刚开出去不就他看见一边的车上坐着一位英俊帅气的男人。
张铭阳也顺着程皓的视线看见了那个男人,用胳膊肘捅捅程皓。
“哟,人长的好看嘛。”
程皓白他一眼,让他滚一边儿去。
张铭阳说别呀,哥儿们跟你保证,立刻马上你就能跟他说上话。
程皓并不相信,继续瘫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然后等他反应过来张铭阳要干什么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跳下车去看,还好撞得不严重,再抬眼,看见那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也从车上下来。
之前隔着车窗看不清楚,现在人就站自己面前。
程皓觉得男人就是属于那种初见惊艳,久看更惊艳的一类,气质不凡声音还好听。
反正车都撞了,总不能亏本啊。
程皓笑眯眯地递过去自己的名片——哟,这手也挺好看呢。
面前这位唐先生哪哪儿都好,就是太高冷,到他们分开以后为止程皓都还只知道他姓唐,和一个死皮赖脸从修车公司要来的电话号码。
不过没关系,程皓是很有耐心的。


傍晚唐川收到了程皓的短信,邀请他吃饭,说自己对早晨的意外实在过意不去,如果唐川不接受他的赔罪,程皓内心会被负罪感包围,整个人生都灰暗了,只能时时刻刻背负着负罪感生活。
唐川额前青筋跳了一下,打算让程皓时时刻刻活在黑暗里。
还没来得及打字唐川就接到了程皓的电话。
两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一番,唐川忍无可忍。
“我认识你吗?”
“可以认识认识嘛。”
“你认识我吗?你手机输入法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我多打几次你的名字手机就认识你了,先生,你叫啥呀?”

唐川挂掉电话。


3.


唐川说:程先生,请你注意下你的举止,我们没这么熟。
程皓说:我的手机输入法已经认识你了,唐川。


再见到程皓是在一家酒吧里。
唐川非常后悔答应罗淼去庆功宴的邀请。
庆功宴这种事情,总是跟吃饭喝酒ktv脱不了联系。所以当唐川被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强行拎进酒吧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狠狠剜一眼罗淼,随后就被轮流灌酒。
等唐川好不容易摆脱一群人,自己跑去吧台的时候,程皓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唐先生,真巧啊!”
唐川差点捏碎手里的酒杯。

唐川不想跟程皓多扯淡,于是放下酒杯就想走,哪晓得程皓一把勾住他的胳膊,拉扯着他在吧台边重新坐下。
“诶,我那个发小,丢下我泡妞儿去了,你陪我喝一杯?”
唐川黑着脸,问他凭什么。
程皓抿出一个一字笑,模样又贱又欠揍。
他嘟嘟嘴,面部表情非常丰富,最后轻飘飘地跟唐川吐出两个字。
“缘分。”

唐川冷笑一声,不再看程皓。
程皓把这个当成唐川的默许,得寸进尺地搂上唐川的肩膀,找酒保要了两杯酒。
唐川把程皓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拎下去,并不打算喝那杯酒。
程皓还是笑眯眯,拿过自己那杯酒喝了一点点。
“现在还说不认识我?”
唐川信心满满,斜眼看了一下程皓。
程皓不气馁,再一次把手搭上唐川的肩膀。
唐川转过头,对程皓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程皓无所畏惧,直直看进唐川眼里。

“我觉得,你应该注意一下你的言行举止,我跟你没这么熟。”
程皓听见唐川这么说,噗嗤一声笑出来,拿出手机当着唐川的面,一口气在备忘录打了十个唐川。
然后举起手机。
“我的手机输入法已经认识你了,唐川。”
唐川有些不可思议,盯着程皓看,眼神是要把程皓戳出个洞的凶狠,然而这些对程皓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我刚才听见了,你的好朋友们叫你呢,没想到还真被我猜对字儿了,所以我说嘛,这可是缘分。”

程皓还是笑着,把另一杯酒推到唐川面前。
“看在这缘分上,喝一杯?”
唐川皱皱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程皓先生,这世界上长得好看的人很多。”
程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当然,不过像我们这么好看的还是很少——更何况,我们这么好看的两个人,还如此有缘。”
唐川抽动嘴角。
“缘分,概率学问题。”
程皓摇摇头,自己和唐川碰一下杯。
“我可是牙医,治牙疼,概率学,那什么玩意儿?”


4.


唐川说:我是唯物主义者,你说的缘分属于概率学。
程皓说:概率也可以是人为的,就比如我喜欢你,那我亲你的概率可能是百分之百。


唐川对程皓的印象有所改观。
一开始他只当程皓是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跟他搭讪也不过一时兴起,哪晓得程皓的关心总是通过短信不期而至。
自从他在深夜回复过一次程皓的骚扰短信,程皓就会在十一点半准时发短信问候他,让他去睡觉。
还有不定时的一些趣事分享,程皓口才好,随随便便一件小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都能有独到的乐趣在里头。
唐川也有些不自觉地关注起程皓跟他说的事,甚至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笑出来。
程皓跟他说,大晚上不睡觉的,要么是太聪明的天才,要么是心里太多事儿的人。我猜,你两种都是。
唐川几乎对程皓的短信不予回复,大概一个半月以后,他才终于答应了程皓的邀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唐川的答应算是一种肯定,也算是打开一道门,让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机会进一步发展。
其实唐川自己也说不准为什么会突然答应,他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男人,也不知道程皓对自己究竟是不是喜欢,但唐川首次对他和程皓之间有趣的关系产生好奇心,想要往下走,看看最终能到哪一步。
程皓和他一样又天差地别,他们本质上都是理性的人,不过程皓要比他更厉害一些——不是说专业知识厉害,而是在为人处世的方面。
唐川曾经无比苦恼,他不是那么明白要如何处世,要如何跟人相处,甚至不懂得如何进行交谈,有很多时候唐川会有一种把自己一辈子都交给实验室的冲动,在别人看来他总是完美有高高在上,仿佛不属于人的范畴,像神仙,所以很多时候唐川有棱有角的处世态度也无伤大雅,天知道他内心多么不安惶恐。
后来这种情况好了很多,唐川不再那么苦恼,但处世方面,还并不能达到他所定的要求。
程皓就很厉害,他可以轻松地开启一段关系,又可以稳稳当当地将这种关系继续下去,他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有无比旺盛的生命力,撞了墙无所谓,失败几次磕绊几次无所谓,自己开心就好了。
这是人间的生活。


程皓邀请唐川吃重庆火锅。
唐川大概有两百万年没吃过这种东西,坐在火锅店里,无所不知的唐川大教授,首次有些不知所措。
程皓好笑地打量唐川的反应,觉得这个有强迫症的唐先生这样有些莫名的可爱。
“唐川,你不会,从来没吃过吧?”
“吃过。”
“那你动手啊。”
唐川皱着眉头盯着面前的香油,纠结了很久,才近乎嗫嚅地出声。
“我……我五岁吃的。”
“噗——然后呢?”
“……辣吐了。”
“……”

程皓自责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没有考虑清楚,应该带你去吃清汤的,那不然我们换一家?
唐川见他要走,赶紧摇头说不用了不用了,菜都点了。
“这个……看上去也挺好吃的。”
程皓有种错觉,他好像看见唐川的猫耳朵竖起来了。

吃的过程还是很愉快的,吃完了两个肚子饱饱的家伙走在大街上散步,天已经黑尽了,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最后唐川才终于问出心里的疑问。
“程皓。”
“说。”
“我不是那么相信你说的缘分,我是个唯物主义者,无神论者,缘分这种事说到底还是概率。”
“概率不也是人弄出来的。”
唐川突然停下,前言不搭后语,抓住程皓的衣角问话。
“程皓,你是不是喜欢我?”
程皓笑笑。
然后俯身,很轻地亲了一口唐川的嘴唇。

“我想是的。”
“百分之百的那种。”


全文完

2018.2.20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哈哈哈哈哈哈我日更!我最棒!!!
告诉我
想不想看后续!!!!!
后续肯定是要补全系列,顺便确定关系的(总之肯定会写的
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但是我更文啦耶耶耶耶耶

不过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27 )
热度 ( 92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