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楼诚】馒头人与馒头

这篇是不是叫:馒头的一百种吃法

(瑟瑟发抖)

爱你呀宝贝(´▽`)

厚颜甜心:

Summary:现代AU,读初中的阿诚哥。一个暗恋的少女心小段。软萌OOC。 @我是最近文力离家出走的黑米馒头 




“你看,咱大哥笑起来像不像这个?”







明台拿着手机,戳阿诚哥看新奇玩意儿。手机屏幕上亮着一张图,图上是line家的馒头人。馒头人有着亮白饱满的大圆脑袋,笑成大小于号的眯眯眼,一个挺翘的圆鼻子和一字笑开的嘴。明诚先是一愣,自家兄长喜悦而颜开的模样随即浮现在脑海中。嘿,你别说还真像。




他还没回应,正赶上大哥本人从他俩身前过。“哟,”他瞥一眼二人,“鬼鬼祟祟的,看什么呢?”




“没什么!”明台啪地按灭了屏幕,把手机藏到身后。大哥怀疑的视线向余下的阿诚投来,阿诚只好也摇摇头。“真,真没什么……”




“没什么还非得躲着我?”明楼挑眉,满眼的不信。他指指俩小孩,“要是让我发现了,没你俩的好果子吃。”




明台用鼻子给个回应,甩手走了。大哥也哼笑一声走去,明诚这心里却起了涟漪,静不下来。真像,真可爱,以前怎么都没发现呢?他突然格外地渴望拥有几样周边玩具,挂链、玩偶、海报,都好。馒头人……馒头。他想着,大白面馒头不也挺像大哥吗?又白,又大,又圆……




他一直惦记着,在心不在焉和浮想联翩中度过了一整天。次日放学,他挤进校门口的礼品店,在浅粉米白的海洋和叽叽喳喳的女孩堆里一阵搜寻,还真找出那么几只馒头人来:有挂链,有手包。他一样来了一只,通通藏进书包里,合上拉链,飞奔回家。




回了家刚一进门,明诚就听见厨房里油锅炸物的清脆噪响,屋里也飘着股诱人的香味。阿香在厨房里张罗着晚饭,明台居然也混在里头凑热闹。“炸什么呢?”明诚探头去过问。




“炸馒头片——”阿香在油星噼啪和抽油烟机的轰响下抬高了嗓门,“明台突然闹着要吃,我就出去买了回来炸。换换口味也挺好……”




“对!我今天就要吃炸馒头片!”明台高叫着,挽起袖子也跃跃欲试,“我要亲自炸!”




“嘿!”阿香笑道,“真难得,小少爷怎么也有心干活呢?小心点!别烫着了……”




厨房里一片其乐融融,唯独留下明诚作难。炸馒头片本来是好事,可偏偏他知道了明台那点小心思,这么一想,横竖觉得怪怪的,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既不愿帮忙,那就别在厨房待着占地方了!他索性回了屋,房门一关,先写作业。




过会儿到了饭点,一家五口围坐桌边,馒头片吃得津津有味。不仅明台狼吞虎咽吃得喷香,就连并不知情的大哥本人也是赞不绝口,得知明台下了厨,还夸了他几句。明诚瞧着盘中焦黄酥脆的炸馒头片,总也下不了筷子,引得明楼疑惑,亲自夹了馒头片送到他碗中。“怎么不吃呢?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有……”明诚连忙回答。既然是大哥劝了,那就……吃吧。他也丢下了那些毫无由来的忌讳,一口一口大快朵颐。嗯……真香!




不过……只是吃个炸馒头片,可远远满足不了明诚的胃口和遐思。吃买来的馒头算什么呢?洗碗的时候他暗自念叨着,要能自己蒸出馒头来,这才算真爱吧!他想得入神,连大哥来送碗都没注意到,给吓了一跳。“呀——”他惊呼,“大哥你……你这么突然……”




“想什么呢?”明楼看他近日异常,不由得疑从中来,“你不会真跟明台串通一气,暗地里谋划什么吧?连你都不跟我通风报信了?”




“哎,也不是不能告诉你……”明诚关了水龙头甩甩手,在毛巾上随意蹭两下,“只是……现在还不能说。这样吧,我明晚就告诉你,当时明台到底和我说了什么。”




“哦?”明楼眼珠一转,“莫非是个惊喜?好吧!那我等着!”




得了大哥的应允,明诚更来劲了。第二日赶上周五,放学沿途他买齐了材料,赶回家一口气写完了作业,查好了菜谱期待着晚上,待厨房一空下来就去开始自己的烹饪尝试。他依照食谱上写的,和面、发面、成型、下锅蒸……静候45分钟,开锅时白花花雾蒙蒙的蒸汽打着卷翻腾而上。待滚烫的蒸汽散去,明诚兴冲冲地探头向锅里看,却只见几个色泽发黄,形状微妙的馒头卧在锅里,和他料想中的大白馒头相去甚远。




这可没法给大哥看。怎么会这样的?明诚在小板凳上坐下,思考到底是哪一步做错了。形状不对,或许是下锅时手指把馒头捏得走了型吧;那颜色呢?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但厨房还是得收拾;总之,先把这些失败的馒头盛出来吧。他一心自责,竟忘了锅里馒头还烫着,直接下手去抓它们。这一抓不要紧,烫得他叫出声来,下意识地扔了手中的面团。




正巧明楼经过客厅,听见厨房里明诚痛呼。他本就好奇,都这时候了阿诚在厨房里干什么?再听见他呼喊,更坐视不得。“怎么了?”他赶来问询。




“我……”被烫一下其实没什么所谓,可见了大哥,明诚只觉得更丧气了,“唉……我想试着蒸馒头,结果失败了。”




“失败了?”明楼不解。他看看锅里,“这不挺好的吗?”




“但是……不够圆,也不是好看的白色。”明诚垂下头哀叹。




“嗐,追求那些细枝末节做什么!”明楼笑着劝慰,“你这是亲手自制的馒头,可贵之处全在那些不完美的特性啊!更何况,店家卖的馒头大多是掺了食用增白剂才能那么白净的。你的馒头做成这样,我正好喜欢。”他指指锅里,“我能吃一块吗?”




“嗯,当然可以!”得了赞赏,明诚终于又乐呵起来。他忙从锅里挑出一个,掰了小块递给大哥。明楼把它吃进去,细细咀嚼,认真品尝过方才咽下。“很好吃啊!明天让大姐也尝尝,这是阿诚亲手蒸的馒头呢……”




明楼的赞誉说得明诚心花怒放,胸中的小鹿莽撞跳起来,晕晕乎乎地回了自己房间。关上房门,他忽地才想起来,到底是忘了遵守承诺,告诉大哥自己和明台的小秘密。这可如何是好?现在再去找大哥说明吗?可最好的时机已经过了,那就是错过了。怎么办呢……?




他怀着遗憾,忧心忡忡睡去。谁知梦里,还真被他想出个主意来。




次日晨,众人都还未醒,明楼的卧室门便被人偷偷打开了。明楼睡得不深,来人开门的响动其实早吵醒他了,他依稀瞥见蹑手蹑脚进来的身影是明诚,便假寐不言,故意要弄清这小子想搞什么鬼。明诚轻轻靠近他床头柜,在上面放了个小碟,瓷木相碰发出微弱声响。任务完成,他又偷偷摸摸溜了出去,关门碰锁,发出咔哒一声。




门刚一关,明楼就爬了起来,拧开床头灯,他倒要看看阿诚给他放了什么。红木的床头柜上放着个小瓷碟,瓷碟里是昨晚做好的馒头,似是刚刚又重蒸过,软绵绵热乎乎的。这一次,微微发黄的馒头表面被纯白的奶油覆盖住了,奶油上还用巧克力酱画了馒头人眯眼笑的表情。旁边摆着张小卡片,明楼把它拿在手中凑着光读:「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很像它?大哥要多笑笑才好看。」




明楼忍不住笑起来。好吧,或许有那么点像吧……他拿起涂了奶油的热馒头,温柔咬下一口……嗯,真甜。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15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