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蔺靖】百代

百代


cp:蔺晨×萧景琰
还有明家客串


warning:玄学,ooc
讲一下那个地府里,渡了明家四人的摆渡人 

那个,之前明家的故事是在那篇:一家




零、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壹、


林先生在摆渡船上待了千百个轮回。
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姓什名谁,只隐约还记得一点点冥王勾生死簿,叫自己林——
林什么,他忘了。

林先生在这摆渡船上呆了很久很久,不怎么跟人说话,怕说多了,惹得人生念未断,轮回转世之际再出个什么岔子,那可就不得了了。
时间长了,记忆也被迫模糊,林先生费力去想,试图回忆起他生前的年岁来,那些久远的事情似乎能给他带来一些趣味,好让日子不再那么遥远无期,漫长又迷茫。有时候想得入迷了,林先生还会差点把船划过奈何桥,吓得孟婆大喊大叫。
林先生虽然面上是个混不吝,吊儿郎当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很靠谱的,每次都是船头将将越过奈何桥,他就老老实实倒回去,稳稳当当停在岸边。

摆渡者不是要渡所有亡灵,他们只渡有缘人,像林先生这么挑的,平日里非常闲。
他和孟婆唠嗑,问人家怎么死的,问人家何日何时去投胎。
孟婆说时间长啦,怎么死的是不记得了,投胎什么的也不急,就等着下一个接班的来了就去。
孟婆也跟林先生聊一些自己见到的。说那些家伙执念深重,都被押到奈何桥上,汤都递到嘴边了,还是不愿意抛了旧事,瞧着那些样子,真可谓众生皆苦。
林先生说你可真是个硬心肠,怎么就看得下去?
孟婆说,死都死了,执念又不能让人复生。
林先生很赞同,点点头。
末了,孟婆又回问林先生,你呢?你怎么死的?怎么来这里做了摆渡人?

那时候林先生盘腿坐在船头,懒散得没个正形,半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一番,像是要把那些个前尘往事全部给倒出来。孟婆站在桥上看他,等他说出点什么事来。
最后林先生睁眼,猛地击掌,摆出一副要把古往今来全都讲一遍的架势,然后他笑了一下。

“忘了。”


孟婆舀了满满一勺汤淋下去,权当泄愤。
林先生坐在原处不躲,被淋透了也不恼,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是真不记得了,那些个前尘旧事是人间事,估摸着是要等重回人间才想得起来。
人间的事,沾着红尘烟火沾着欲念凡俗,哪能留到地府里头念着记着。
都是太过于古旧遥远的事情了。
林先生还是笑,捻起一缕自己湿透凝住垂在颊边的头发,好像有谁也曾经趁着自己坐在地上,毫不留情一盆水泼来——不过相比起那模糊的记忆,孟婆似乎温柔多了。

过去是谁干的?
不记得了。

林先生仰起头看奈何桥上的孟婆,摆摆手。

前尘旧事,不足为记。

等林先生湿漉漉地去摆渡亡灵,他又把沾湿的手指放在舌尖,尝了尝汤的味道。
还真的是众生皆苦。
前尘人间事是苦的,叫人抛却前尘的孟婆汤也是苦的。
那究竟是记着好还是忘了好?
这个问题太难了。

“我可不喜欢苦的。”

林先生如是想。


贰、


孟婆投胎去了。
林先生也没送,那时候他去渡亡灵了,到桥下才发现桥上人已经换了,他冲着上面新来的孟婆挥挥手,孟婆低头看他,又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地府里头和人间的时日对不上,林先生估计,孟婆都换人了,大概人间又是千百年轮回。

听鬼差说,近日地府里来了位大小姐,生前是沪上豪门,放着散仙的位置不要非要在地府里等家里的三个弟弟。
新来的孟婆听了摇头,说,不过是想求个团圆,明明知道生死有命,还是要这样。末了叹一声痴儿。
林先生不以为意,下意识想从腰间掏扇子却摸了个空,又后知后觉有些奇怪,自己什么时候扇扇子了?
他轻笑一声,说这有什么可叹的,想我当年——
孟婆就站在桥边,低头看他:“你当年?”
林先生想脱口而出的话全卡住,瞬间以前他自觉是有千言万语被往昔回忆串起来,要让他一吐为快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全部消失,留下突兀的空白和沉默。
林先生把手揣进宽大的袖子,哼哼唧唧说,想我当年的那些个事儿,我都忘了。
孟婆不再理他,转身给投胎的舀汤去了。

那位大小姐来的时候,林先生正坐在船头发呆,尝试想起一些他生前的事情,瞥见有身影正靠近这边,斜眼觑了一下。
林先生觉得他和这位大小姐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就算见过,也早早忘了干净,只是有种莫名的感觉在心头脑海横冲直撞。
是故人。
可林先生一点也想不起来,茫然让他在这位大小姐面前有些狼狈。林先生搜肠刮肚,想了很久,最后不受控制地,跟面前人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大小姐盯着他的脸看好一会,说,你长得可真像我弟弟。
这个时候林先生才真真切切地相信所谓来生。


大小姐脾气傲得很,说自己就在这里,等着三个弟弟来了就走,一刻不多留。
林先生便笑她,说你在这地府里头,同外面的时日隔绝,根本不知今夕何夕,别说甲子轮回,怕是要不了人间的一载春秋,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大小姐只是淡漠地看一眼林先生。
“你不记得,是你不愿意记。”
她说,你不愿意记着,是因为你害怕。

害怕。
林先生笑了笑,想着,我怕什么呢?

大概是怕苦吧。


叁、


这位大小姐可真的是位奇人。
在地府里头待到模糊了年岁,都还能记得家里头的事,总跟林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林先生听她说,总忍不住夸一句记性真好。
大小姐就笑,说那我当然要记得啦,谁知道那三个没良心的,在那边那样辛苦劳累,下来了会不会全给忘记了。
林先生说不会的,喝下孟婆汤之前都不会忘记。
他不是很明白大小姐这么做的用意。
“您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一道来,这人间事说不准,要是三个不统一,来了也只能送他们一程,何来团聚?”
大小姐就笑他,赣督一个。
林先生听不懂,猜着这大概是哪地的方言,也大概猜得到不是什么好话。
“你呀,我们一家人,最后总是要见一面呀。”
林先生似懂非懂,不再说话。

林先生记得一点,他好像跟谁说过,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这句话仿佛来自于遥远的时间之外,何时何地,同何人讲的,林先生一概不清楚,也许是在人间,又可能是在地府。
他划船,渡亡灵,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岸边的那位大小姐。
她在这里等她的家人们。

林先生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他暗暗想,自己也是为了等人吗?等人来赴约相聚吗?


林先生这一日接了个叫明诚的。
那位大小姐等来了一位她的弟弟。
林先生看着面前人的样子,突然生出想要拥抱他的感觉。而对方显然也被他的样子惊到,两人面面相觑良久,最后明诚上了渡船。

我记得他。
我一定记得他的。

林先生胸中一痛,仿佛前尘旧事的苦味全上心头,苦不堪言,让他有落泪的冲动。
这样的冲动吓了他一跳,只好不停说话来掩饰慌乱,口不择言,就拿平时大小姐跟他讲的那些话来讲。
讲着讲着,林先生突然对那个明楼感兴趣。
他问明诚,明楼是你什么人?
明诚想了想,说他是我大哥。
林先生不相信,神色揶揄反问,只是你大哥?
明诚点头。
“家人才是永远的。”

林先生有些莫名恼火,甚至是有些暴怒。
怒极反笑,他冲着面前的人哼出一声轻笑。
“明诚,你太贪了。”

你有什么资格提永远!
你一个最先走的人,把生者留在人世苦海,留在独身思念的时间里,你有什么资格讲永远!

林先生一肚子气,却只是盯着明诚跳下船,看着他的背影,最后还叮嘱人在鬼差面前说话注意一些。
明诚走后林先生把船划到忘川河中间,自己缩在船头生闷气。
这样千百年时日,自己哪里受过这等憋屈。
他不就长了一张萧景琰的脸吗!
萧景琰他——

萧景琰。

林先生痛极了,蜷缩着倒在船头,安安静静听着船下忘川河水潺潺,停下头的魂魄窣窣低吟着没谁听得懂的话。
他姿态狼狈,倒在船上,想放声大笑,张开嘴却骤然失了声,他半张着嘴,深切想念起萧景琰。
自欺欺人到现在,还是藏不住,还是骗不过自己。
最后林先生尝到自己的眼泪。
眼泪也是苦的,林先生刻意不去触碰旧事那些事情,只把生前当作遗梦几世轮回,可还是苦的。
他不喜欢苦。

不喜欢苦,索性避开苦。

他不愿意尝尽前尘回忆的苦,也不愿意尝抛却旧事的苦。
那就自己忘记。

忘没忘只有自己心里清楚。
他不是林先生,他是琅琊阁主蔺晨,活过三朝更迭,最后阳寿尽,长眠于琅琊山的一棵梅树下。
蔺晨不喜欢那些不确定的事情,不愿意巴巴等着轮回命数再见萧景琰,自己硬是留在地府,要看萧景琰每世轮回,信誓旦旦说哪怕一眼也好,结果不过见了个跟萧景琰面目相同的明诚就沉不住气全垮了。
自然是沉不住气的。
蔺晨记得太清楚了。


肆、


摆渡人不能有七情六欲,更不能哭,蔺晨那一日在船上哭过,冥王却迟迟没有叫他投胎。
蔺晨也不担心,老老实实划船,老老实实渡人。
这天他见到明楼了,像在照镜子一样。
蔺晨划得很慢,听见明楼问他,是不是见过阿诚了。
蔺晨笑,说是又怎样。
两个人不再谈论有关明诚的问题,蔺晨干脆停了船,两个人聊了一些其他的。

蔺晨被明楼的赤子之心惊得有些失言。
他不太相信人间真的还有这样的热忱,他在人间活了百年光阴,自诩看得透透的,这世间从来凉薄,赤心真心都太难久存。
可明楼却跟他说,这些东西,你信,就会有。
可以托付身家性命信任的朋友,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心中所想的默契,镌入骨血的深情缱绻,白头到老相约来世的爱情誓言,绝望里代替光的信仰。
听上去都太美好,都不像属于人间的事情。

你愿意信吗?
只要你愿意相信,就会有。

总是会有的。

蔺晨在人间百年,在地府几载轮回,自诩生前就足够通透,却只在这一刹那有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感觉。
说到底,最最怯懦胆小的人,还是蔺晨。
害怕忘记,就自己先忘记,害怕相信的被世事推翻,就自己先否定。
自我欺骗如此长久的时间,此时才如梦方醒。
有过了执念,此时终于看透执念,走过了生死,此时终于明白生死。

两人之间不再说话,蔺晨沉默地把明楼送到岸边,对他摆摆手。
路还很长。

最后的最后,冥王仍然没有叫蔺晨去投胎,他自己也乐得自在,时间日复一日,蔺晨在忘川河上漂着,时不时想想过去的那些事情,想到这些,人间千百年的轮回命数聚散悲欢,好像就只不过短短一瞬。
有时候他也会突然地想起来萧景琰,想起萧景琰的喜乐悲欢,自己总忍不住跟着动容,跟着笑,也跟着难过,只不过到了最后,他总是流泪。
这么久了,蔺晨自己心里清楚,说到底,还是深爱萧景琰,还是放不下他。
那不如就用地府里没有尽头的时间来想念他。

桥上的孟婆眼见着稀奇,问他在想什么。
蔺晨就笑笑,说想到一个人。
“说说?”
蔺晨轻叩船舷,笑得温柔又温暖。

“忘了。”


终、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全文完

2018.2.26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写到后面越写越崩,最后直接垮掉_(:_」∠)_
其实我也不知道想讲一个什么故事,自己就越写越懵(估计是被榜砸2虐傻了)
嗯就这样吧
考试去了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25 )
热度 ( 80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