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黄曲】万物生长

万物生长

cp:黄志雄×曲和
设定:专车司机×写手大佬
此篇为杜方大佬系列的衍生产品,我们讲讲水煮蛋大大的故事

warning:大型ooc现场,都是我编,私设如山


0.


甚至,这无望的人生,也是我爱着的,
因为你在远方挥动手的样子,
如同一道命令叫万物生长。
——余秀华《我喜欢这黄昏》


1.


这是曲和到苏州的第二年,找了个学校教大提琴,在平江路附近找了房子,离上班的地方有点远,想着买车也没地停也养不起,所以暂时不打算买车。
到苏州完全只是他任性而为,从美国回来以后他有钱有才,但仍然是软弱的,为了逃避过去失败的婚姻和阴影里的过去,他离开北京,想开始新的生活。

经过两次踩点上课以后,曲和终于发现,专车是个好东西,贵是贵了点,但不存在打车打不到或者挤公交护着琴被挤得半死。
曲和第二次坐在这辆专车上去上课,他和司机都觉得面熟,在车上面面相觑,最后都笑起来。
家里到学校还有一段距离,曲和坐在后座抱着他的大提琴,突然笑了一声。
“上次的事,谢谢。”
开车的男人沉默着,似乎是在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过了几秒才回答。
“手机的事吗?没什么的。”


曲和上一次坐这辆车是个大晴天,穿了件兜浅的外衣,背着大提琴坐进去的时候手机就掉出来了,他自己也没察觉,到了地方背着琴就下车了,等中午下课才发现手机不在了,赶紧找人借手机拨自己的电话。
出乎他意料的是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声音是之前那个司机师傅的。
“你手机掉后座了,我在你们学校门口的,方便出来拿一下吗?”
“方便!方便方便!太感谢了!”
曲和下午没课,把手机还给别人,背了琴就出去了,离校门还有一点距离,他就看见那辆白色的车,还有车边靠着,低头看手机,做出等待样子的男人。
男人仿佛察觉到曲和在看他,于是抬起头来,把手机放兜里,曲和冲他挥挥手,快步走去。
男人把手机给了曲和就走了,完全不给曲和感谢他邀请他吃饭的机会,只说下一次吧,我还有客人要送。


曲和完全没想到不过一个星期就再遇见了这个男人,资料上写他姓黄,叫黄志雄。
“您可帮了我大忙,手机里重要的东西太多了,弄丢了真的是个大麻烦。”
黄志雄笑了一下,“没事,现在不是找回来了吗。”
曲和还想说什么,看见外面离学校也不远了,也不再多说话,只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东西,做好准备下车。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黄志雄突然转过头看他一眼,似笑非笑。
“大佬,今天更文吗?”
曲和放在车扣上的手一顿,一脸懵逼惊恐。
“更……更吧……”


曲和才开始动笔没多久,只写同人不写原创,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懒得起名字,就连自己的id都苦思冥想最后取了一个格外实际的名字——我会做水煮蛋。
他确实会做水煮蛋,而且只会做水煮蛋。
曲和动手纯粹是因为吃粮两年吃撑了自己手痒,想动手写写,完全为爱发电,没想到瞬间小可爱们在自己的评论里打滚催更,还给自己疯狂打call,这让曲和惊喜又感动,想着反正自己现在工作不忙,索性多花点时间日更。
看见那些评论里讲自己温柔的人,曲和有点哭笑不得,也不好说些什么。
他总觉得说他温柔,不如说他软弱。
让曲和吃粮吃撑亲自动手的这个万年巨坑,叫楼诚。
楼诚,是一个组织。
是一个装备齐全种类繁多衍生遍地,资源丰富大佬云集训练有素的组织,距离产生壮大至今,已经到了第三年。
曲和想起这些总是会悄悄骄傲一下,毕竟在楼诚tag只有一百来人他就无比机智地关注,并且做好长期蹲坑的打算。蹲坑蹲久了,被虐得死去活来几道以后,曲和自己也忍不住动手。
一动手就停不下来了。
虐什么虐!都同人了还不给人好好在一起呢,我爱的cp不就是该月圆花好白头偕老生死相随么,不管楼诚蔺靖凌李谭赵,他们就是该好好在一起。
然而总是会有这样一种神奇的大佬存在,让人受虐也受得心甘情愿,那些文字句点跟刀片似的清泠泠往人身上贴,一边痛,一边爽。
这位大佬叫奶油小方。
曲和视奸大佬几个月,被虐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但还是忍不住要看,最终才终于衍生出要动手的想法。


2.


大概是上次把手机落在车上才被黄志雄看见自己的消息提示。
曲和觉得这世界太小了,太巧了,做个专车还能遇上看文的,更何况是坑里稀有物种——男人。
虽然曲和也是男人,但坑里就他所知的男性就是那位配音大佬,叫什么杜旅长。
楼诚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坑。

曲和下午下课了就回家更新,刚更新完就看见有人给自己发私信。
“大佬,明天几点上班,免费提供专车接送。”
曲和抱着手机噗嗤一声笑出来,知道大概就是黄志雄了,于是赶紧回复说别别别,我可不敢麻烦您,万一以后发刀子你给我寄眼镜片怎么办。
那边没多久就回复了。
“不会的,大佬您很温柔。”
曲和苦笑一声,礼貌地回应谢谢。
又是一个说自己温柔的人。

那边过了一会发了两个字过来,曲和想这也许是自己矫情,但他总觉得那两个字无比认真又郑重,像在确定什么似的。
黄志雄在手机那边,敲敲打打,反复输入又删除,折腾很久,最后才发出两个字。
“真的。”


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黄志雄从看见那位大佬文字的第一秒就有这样的感觉。

PTSD差不多痊愈后他从法国回来,想了想,只带着丰厚的退伍军人补贴,还有空荡荡,已经破旧得不成样子的双肩包去了苏州。他这大半辈子都在泥沙血肉里挣扎,他见过太多尖锐和痛苦,他想他需要去一个柔软的地方,去遇见一些温柔的事情。
黄志雄只在很小的时候跟母亲一起去过苏州,在印象里那是个无比温柔的城,那里包容孩童的吵闹和任性,所有事物在那里都有存在的意义。
于是他就去了苏州,机缘巧合之下,做了专车司机。

老福特这个软件是黄志雄实在闲的无聊下载的,下载不久他莫名蹲进一个叫做楼诚的大坑。
这个坑有毒。
这里的各位同好都是温柔又开朗的,每个人都自带小太阳,走哪哪儿都亮,他们在故事里用心用爱写尽了悲欢离合,给所有读者畅快淋漓的阅读体验。
最先关注的是那位奶油小方大大,这样甜的名字竟然发刀发的毫不手软,黄志雄好几次看得差点心肌梗塞。
过了几个月,他在小方大佬的刀片外,认识了这个水煮蛋大大。
人生圆满。
大大太甜了,太棒了,太温柔了。
每一条评论大大都会认真回复,言语间让人不自觉想要亲近,很春日里温和的雨似的。
黄志雄怎么也没想到,他真的在大晴天,遇见了这场温和的雨。

那个抱着大提琴坐进来的男人有着好看的眉眼,手指纤长如玉,看上去温和又干净。
等男人下车以后黄志雄发现他的手机落在车上了,拿起来看了一下,决定等人打电话来找自己。
按开屏保就不得了了,黄志雄看着面前嗖嗖嗖刷新的消息提醒,还有那个名字,脑内轰地一声,炸了。
卧槽。
水煮蛋大佬这么温柔的,萌男男的人。
是个,男的。


去找人私聊纯属一时兴起,没想到他很快就回复了。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黄志雄觉得自己在说他温柔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人有点不高兴。
他在否认自己。
黄志雄最后在手机屏幕上敲敲打打,也只发出去两个字。
“真的。”
真的,你的文字里有生命力,有真诚又温暖的力量。
像小太阳。

真的,没有骗人。


3.


曲和对人一般不设防,想着自己反正都和黄志雄见过面了,也干脆告诉人家自己的名字,说自己叫曲和,曲高和寡的那两个字,和字读第二声。
黄志雄琢磨了很久曲和的名字,觉得他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人。
初见的时候全身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所有的矜贵高冷却全部被他站在校门不远处的烈日下挥手给击碎;明明是这样温和柔软的人,却有曲高和寡这样清冷的名字。
任何人都是矛盾的结合体,曲和和黄志雄都不例外。
但曲和对黄志雄来说不一样。
他真的很好。

两个人时不时会在私信里聊几句,有时候是曲和突发奇想一个新的梗,跟黄志雄分享,有时候是黄志雄遇见什么奇葩的顾客,说给曲和提供灵感。
他们之间更多的时候是读者与作者,但有些时候,更像是无话不谈的知己好友。
曲和时不时跟黄志雄提起,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

我们萍水相逢,却因为楼诚两个字相熟,谁也不提自己曾经的失落与伤痛,谁也不讲这无望的生活;他们都带着过分美好的理想主义——管他的呢,反正我爱的他们过得很好,有始有终,这不就很美好么?

每每提起楼诚二人的演员已经有很久很久没同框了,黄志雄和曲和总是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过一会转移话题,或者结束对话。
总是有遗憾的。


这两天曲和陷入了异常的欣喜——奶油小方大佬关注他了!而且,还和他打call!
看见消息的第一反应,曲和找到黄志雄,又激动又着急,恨死了这个私聊不能发图片,语气词感叹词刷了几回频才停下来。
黄志雄笑他,你多大人了,跟个两百多斤的孩子似的。
曲和说,你懂个屁,被大佬关注的喜悦,够我这个两百多斤的孩子给你表演托马斯三百六十度爆炸,然而忘记点回关注了。
“你也是大佬。”
“……”
曲和想说他不是,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毕竟他也有了几千粉,但别人对他的评价总是让他觉得惶恐,有时候他觉得大佬这种称呼还不如水煮蛋好听。
水煮蛋,多好听的名字,还能吃。


4.


再一次坐上黄志雄的车,是一个下午,两个私聊了很久的家伙终于打算正式面基。
曲和叫了专车,没想到来接的人就是要吃饭的人,曲和大剌剌斜在后座,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何处不相识。
虽然之前只是在手机上聊,但见面了他们也不觉得生疏,不像是面基的时候尴尬和兴奋并存。
黄志雄想了想,大概是因为他们在之前就阴差阳错就面了两次。

“说!你是不是想摸清楚我的活动路线,到时候围追堵截我,然后催更?”
曲和突然凑到黄志雄的座椅背边上,热气直直落在黄志雄耳廓,惊得人手一抖。
“大佬,我活动范围就这一块,接到你的单概率很大的。”
“……”
曲和还想说什么,就被黄志雄给叫坐回位置上。
“你可乖乖坐好吧,挡着我后视镜了,一会出事我可赔不起。”

曲和乖乖坐回位置,扒拉着窗边望外看,说来也奇怪,每次见到黄志雄,都是晴天,阳光灿烂,万物生长,一切看起来都是温暖又充满生机的。
他突然想到之前看过一位姑娘写凌李,文章里的感情细腻隽永,总是那样温柔又清和,总让人记得很清楚。
曲和心血来潮,扣扣窗子叫黄志雄。
“黄志雄。”
“怎么?”

“你看,大晴天。”


黄志雄很快反应过来,笑起来。

“是个好天气。”


好天气,总有好事情发生。
两个人在刷到楼诚的演员们再次同框,而且拥抱了说话了之后,双双大叫大笑,吓得点餐的服务员差点叫保安。
过去的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不久以前,所有的时间和等待都不算漫长,所有的热忱和热爱都值得回报。
两个大男人拍桌叫好,就只差热泪盈眶抱头痛哭。

吃东西的时候曲和没有任何预兆地讲起自己从前的人生,絮絮叨叨地讲,毫不留情地自我剖析,神色痛苦却又无比潇洒放松。
最后他眼睛湿漉漉地看黄志雄,跟他讲:“他们讲我是个温柔的人,你也这么讲,但我心里清楚得很,我不是什么温柔的人,我就是个懦夫。”
因为不愿争抢不愿失落,所以主动放手主动远离,所以背离所有心里的选择。

黄志雄给曲和的是长久的沉默,最后他往曲和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肉。
“不是的。”
这话就像之前他在输入法里自选的词汇中挑挑拣拣,输入又删除,纠结很久以后,只给曲和发了一个:真的。
他明白自己无法评判别人,因为曲和所经历的那些他没办法感同身受,就像他的心理疾病和创伤也没有什么人能够了解。
但文字的力量总是强大的。
那些词句段落,跟丝丝缕缕的光似的,照进荒芜冷硬的心脏,温暖明媚,一下子,万物生长,生机勃勃。

最后黄志雄突然拉住曲和的手,看进面前人惊讶惶恐的眼神。

“不是的。”
“你的文字给了我很多力量,给了我柔软和温柔。”
“能写出这样的文字,你一定是个温柔的人。”

“真的。”


5.


大晴天。

在这样温柔的天气,总有温柔的事情会发生。


全文完

2018.3.15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写完啦差点没办法日更啊
最后那里的大晴天,是给清和润夏大大的表白,清和和,你看呀,大晴天,这么好的日子,这样温柔的阳光,我们都很想你的
好啦不废话啦,同样,还有后续,因为今天超级忙,所以写得比较着急,抱歉呀各位,细节什么的我们后续里补上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26 )
热度 ( 57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