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蔺靖】涉川

涉川

cp:蔺晨×萧景琰

设定:剑客设定
warning:大型ooc现场,都是玄学
推荐bgm:涉川-不才


起、

蔺晨这晚做了一个梦,梦境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磅礴气象,像是从高崖俯看人间,看四下繁华万里好江山,看见少年意气侠客剑影,还有儿女情长家国天下。
所有的风云都在某个瞬间停下来,花瓣落在湖面惊起涟漪来,天色苍苍白云渺渺都映在水里,澄明的心境似平湖不动又有丝丝波澜。
蔺晨梦到自己埋一坛微苦的桃花酿在连理枝下,三十年后一切时过境迁再将其取出,自斟自饮,自诩风雅。

一梦三十载,梦见磅礴浩渺的江山万里,全部在梦里头。
后来他醒了。


醒来正是月上中天,萧景琰侧躺在他身边,手里抱着两个人的剑,只给蔺晨留个后脑勺和光滑的脊背,皮肤上星点的痕迹昭示不久前的孟浪情事,蔺晨紧紧抱住萧景琰,嘴唇贴上他的后颈,落下轻轻一吻。
萧景琰哼了一声,寻着热源往蔺晨身上靠靠。
蔺晨轻笑,闭上眼重新睡去。


初见萧景琰是在琅琊山头,他着红衣,头发被高高束成马尾,发带也是暗红的,衣袂纷飞,猎猎火红,整个人丰神俊逸,像一团火似的。
这样的美人可不能白白错过。
于是蔺晨足尖一点,使了轻功就往山去,不多时,便可见得红白交错,二人并肩。
蔺晨抱拳行礼,报上自己的名字,面前的男人回礼一揖,说自己叫萧景琰。
二人至此无话。

良久,蔺晨才重新开口。
“为何站在此处风口?”
“看金陵。”
“嗯?”
蔺晨顺着萧景琰的视线望去,果然是能看见山下不远的金陵城,城中繁华万里,国运昌盛气象磅礴。
蔺晨笑了。
金陵城好像永远都是这样。

江山才不易老,人易老。
过了一个甲子轮回,天下还是那个天下,新愁叠旧愁,热血覆忠魂。只是过去说要同游天下的人早早不知所踪,难老顽固的江山,只是换了另一批易老的人儿,再来一道又一道轮回转世。

黄鹤断矶头,故人曾到否?旧江山浑是新愁。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萧景琰抬眼看蔺晨,又看远处的金陵城。
“他们说这一处山巅是琅琊阁最后一任主人亲手斩出来,为了看友人治下的江山。所以人站在这里会生出故人重逢的熟悉之感。”
“哦?谁说的?”
“我说的。”
他们便相视而笑,其间默契不用言表。
并肩站了一会,萧景琰转身冲蔺晨行礼,说自己这就离开了。
蔺晨不动,转脸看萧景琰。
“离开?去哪里?”
“……江湖之大,何处不可去?”

蔺晨笑开了,往前迈一步搂住萧景琰肩膀,说那不如咱俩一起吧,江湖这么大,一个人看多寂寞。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把肩上的手扒开,说江湖天地宽广,你要去哪我管不住,也许我们正好同路。
说完萧景琰便转身离开,蔺晨抚掌大笑,快步跟上。
走远之前蔺晨重新回头看了一眼山下的金陵城,又回过头盯住萧景琰的背影。

说不定这琅琊山真的是个遇见有缘人的好地方。
尤其是遇见有缘的故人。


承、


萧景琰总喜欢盯着蔺晨的佩剑,拇指摩挲剑柄,蔺晨就算是个瞎子,也知道萧景琰想跟他好好打一场,不以生死相搏,只做对手切磋。
蔺晨手中有一把好剑,剑身浑然天成,拔剑时有剑鸣铮铮,声音有隐约龙吟,似环佩相击,剑气有春风之暖意,有深秋之凛冽,整把剑大抵是上神所铸遗落人间,又到了蔺晨手头。
和蔺晨同行数月后萧景琰终于得尝所愿。

蔺晨那晚喝了酒,拎着酒壶去找萧景琰,带着萧景琰去了客栈后面的小花园,先不由分说把人按在桃树干上亲了一顿,萧景琰被一系列动作惊得不知作何反应,回过神来怒从心起拔剑劈手向蔺晨砍,蔺晨侧身一移化解萧景琰的攻势,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和温柔,看样子是醉的不轻。
一直等到萧景琰把脸从蔺晨耳侧飞过,深深钉在树干上,蔺晨才收敛起一些醉意,从石桌上拿起自己的佩剑,却也不拔剑,只盯着看。
都说江湖中人最要离的就是感情,最不可离的就是防身武器,可是蔺晨却随随便便把他那把剑扔在别处,好像这样材质上等的宝贝还不如他腰间别的一把折扇。
萧景琰用力把自己的剑拔出来,指着蔺晨。
蔺晨微不可察地皱皱眉,摇头说,景琰,你可知我最不愿的事便是同你刀剑相向。
萧景琰歪歪头,竟然哼地笑出声来。
“我们拿的不都是剑?”
蔺晨放下手里酒壶,剑出鞘,叹一口气。
萧景琰提剑向前。


他们痛痛快快打了一架,剑气削了满地的落花,却毫无杀意,傍晚熹和的风从两人之间吹过,出了一身大汗的两人此时才在醉人的风里反应过来,现在已是盛春。

萧景琰输的很惨,而且蔺晨很显然没有出全力。
这让萧景琰面上很挂不住,赌气靠着桃花树根坐下,不愿搭理蔺晨。
蔺晨笑意盈盈,指间夹了一朵全盛的桃花,放好剑走到萧景琰面前,然后俯身把娇艳的花别在萧景琰耳后,又在他抬头时,再一次吻住他。
萧景琰干脆不再挣扎,手中剑一扔,抓住蔺晨的衣领回应他。
蔺晨轻笑一声,悄悄将从萧景琰耳后落下来的桃花收入袖中。

桃花酿,桃花香。
他们都醉了。


蔺晨说想往琅琊山去,沿路拿各地的桃花,各摘几朵来做桃花酿,想必各处桃花的风味也都在里面,定是香得很。
萧景琰说他胡闹,也不阻止他,两个人一路往琅琊山去。

快到琅琊山的时候桃花酿已经差不多了,可不知道差了哪一味,酒水清冽,只是尝起来是苦的。
蔺晨不在意,说咱们把酒埋在树底下,过他个三十年再取出来,定是一坛好酒。
萧景琰说,那你可要愿这世上一切平安喜乐,不然三十年,可是太长了。
蔺晨就笑,说我偏不,命这种东西不可信。


转、


萧景琰是二十七年前消失的。
他们从琅琊山下去,四方云游三年,萧景琰在某个夜里离开,除了他的剑,什么也没有留下。
蔺晨自诩聪明,却也没找到一点蛛丝马迹,萧景琰像是从来没有到过这世间,几年间的相遇相知相守相惜跟梦似的。
萧景琰不在了。
蔺晨找了萧景琰整整二十年,最后回到琅琊山。

进琅琊山的时候是冬天,蔺晨双手持剑为拐,一步一步往山上走。风雪太大迷了路,转山转水最后看见一处破旧的高阁,蔺晨顾不得太多,赶紧往那个方向去。
走进高阁的时候蔺晨看见地上有一块破布,布料上等,字迹模模糊糊,蔺晨弯腰,拂开上面的雪。
——江湖之人。

有传言多年以前琅琊阁主与先帝发生争执,在琅琊山大打出手,后先帝暴怒离去,琅琊阁主在山头立旗,书曰:江湖之人。意在不问不顾庙堂之事。
历二年,先帝崩,琅琊阁主斩旗,折牌匾,后世上再无琅琊阁。

蔺晨叹一口气,进了高阁。
高阁内却不似外部形容那般破旧,里面的一切除了积灰便无任何破损,堂内布置格局风雅清爽,看得出主人并非普通常人。
蔺晨把行囊放在屋内,往高阁之上去。

蔺晨身负两把剑,一把负于背,一把常执于手。
他站在高台上,那里的角度微妙,俯视可看见他和萧景琰初见的那块逼仄的崖巅,蔺晨知道那里可以看见金陵城的风光。
萧景琰的消失过分突然,只给他留了一把剑。萧景琰从前喜欢抱着他们的剑睡觉,蔺晨能看出来他是真喜欢这两把剑,又担心萧景琰翻身被伤到,结果后来发现萧景琰睡觉老实,被抱着就老老实实地窝在他怀里睡觉,一动不动一觉到天亮。
这把剑现在留在蔺晨手边,他把背上自己的剑取下来,跟萧景琰那把剑一起插在高台上。
风雪大盛,厚厚一层雪落在蔺晨肩头发顶,也落了厚厚的一层在两把锋利的剑上。
两把剑直直立在蔺晨面前。
蔺晨笑起来。

见长剑覆雪,如见并肩。



蔺晨在琅琊阁里住了整整七年,萧景琰消失整整三十年。
三十年那天蔺晨去了之前埋酒的那棵树下,三十年,风雨飘摇,时过境迁,那棵树早早就枯死,还被雷电劈过,只剩下一个焦秃秃的树桩,坏掉的树皮枝叶就落在地下,滋养其他的种子,病树前头又是一万种生机勃勃。
蔺晨用剑挖开土地,把酒拿出来,也不顾泥土蹭在身上,一下子坐在地上,剑往边上一扔,撕开封布,闻里面浓厚的桃花香味。
他用袖子擦干净了坛缘的污渍,抱着酒坛灌了一大口酒。
酒是烈的是刺喉的,使劲火辣辣烧过蔺晨的喉咙和胃。
最后蔺晨剧烈咳起来。
还是苦的。

用三十年酿这一坛酒,还是苦的。


合、


蔺晨这日看见了很多年前梦里的情景。

所有的风云都在某个瞬间停下来,花瓣落在湖面惊起涟漪来,天色苍苍白云渺渺都映在水里,澄明的心境似平湖不动又有丝丝波澜。

他看见萧景琰,看见那个红衣身影持剑而立,衣袂纷飞,气宇轩昂,像他名字一样,君子如玉。
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一场做了三十年的梦。


蔺晨恍然,自己这南柯一梦,竟是如此荒唐。
梦里那些事情,那个琅琊阁主,那个先帝,明明就是他和萧景琰,全都是他自己希望的。
希望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江湖中人,希望他们能安稳度日,希望身份名利不会再束缚二人。
可蔺晨现在还守着这个琅琊山,还看着山下的金陵城,没有什么剑客,也没有什么“江湖之人”,萧景琰明明已经去世了很多年,现在连萧庭生都垂垂老矣。只有蔺晨在这里,一辈子功成名就,也见过世间奇景,不过他也不见得能比龙椅上的天子好。
蔺晨自己估计,孤寡二字,他蔺晨一个人就占全了。



“阁主?阁主?”
蔺晨睁眼,看见蔺九和萧平旌担忧的样子,便坐起身来想逗一逗两个小的。
“以为我死了?”
一开口蔺晨才发现自己嗓子很哑,带着潮湿的水汽。
抹了一把脸,蔺晨才发现自己脸上湿湿的有眼泪。
他哭了。

蔺晨摆手赶两个小的出去。
“去去去,学会看师父笑话了!都给我去寒潭——”
“阁主,你和先帝什么关系啊?”
萧平旌挠头,皱起眉看蔺晨。
“九哥说你睡着的时候,叫了先帝的名字。”
蔺晨并不理萧平旌,转身问蔺九此刻几时了。
蔺九说,已是傍晚,阁主睡了一整天,整个琅琊阁都没见到人,他和平旌担心,就擅自进了房间。

蔺晨摆摆手,抹干脸上的眼泪。
“去,给我拿一壶上好的桃花酿。”
蔺九神情复杂,最后还是拽着萧平旌出了房间,去给蔺晨拿酒。



蔺晨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醉过。
这次他趴在琅琊山高阁,喝了酩酊大醉,明明是初夏时节,他却看见铺天的飞雪,覆在两柄长剑上,也覆在并肩而立的两个人身上。
蔺晨眼泪淌进酒水里,也淌进自己的嘴角。

“景琰……”


遗梦三十载,江山万里红尘却寂寥。
梦里三十年的岁月,尝起来,还是苦的。


全文完

2018.4.9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什么也不说了,就这样吧
谢谢各位关心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38 )
热度 ( 72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