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程季】独家记忆(修改重发)(序、章一)

独家记忆


cp:程皓×季白
结局设定:HE!

warning:私设如山,重度ooc,文笔渣,瞎扯淡,想哪写哪



序、

在蓦然回首的刹那中,光阴交错的瞬间,爱情就已悄然来临。

——杜拉斯 《情人》


很多时候程皓觉得,人这一辈子实在是太长了,冗长而不知去路归途,谁也说不准好事坏事哪个先到,谁也说不准生存死亡哪个在上。
他曾经无比痛恨这漫长的人生,总觉得一辈子就应该快快过去,决定一条路,踏上去就迅速走完;最好能爱上一个人,和一个人相爱,然后一下子就能白头偕老,相伴一生。这样一来变数的影响就变得很小很小,变数带来的不安感也会弱化得近乎无物。
程皓其实还很年轻,却在某些方面像一位耄耋老者——不愿意去花费心思争抢什么,对得失不再过分计较,也不想追求刺激,就想安安稳稳地消磨这漫长的人生,越是平淡无澜,越让他心安。
可实际上,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就在于它的不稳定性与众多变数,尤其是在程皓这种老年人心理极其突出的情况下,生活嘛,自然是要给他狠狠的来一些什么,比如让程皓遇见和永远不稳定的人——
所以,程皓的生活状态在遇见季白以后全部变了。


那时候已经是数九寒天,每出一趟门恨不能把自己严严实实团成团再去接受寒风的洗礼,每一寸裸露在外的皮肤被风剜过都让人有种回家就能看见自己被风削到毁容的样子。
就是这样的日子,程皓被张铭阳强行拉出门,美其名曰,感受自然,感受冬天的美。
程皓觉得自己在外面鼻子都要冻掉了,他实在是没办法感受,也拒绝感受张铭阳说的这些富有生活情趣的东西。
尤其是在酒吧里暖气开得很足,甚至有人穿着吊带短裙在里头晃悠的情况下。

自然呢?冬天呢?
美个屁。

程皓缩在酒吧一角,自己抿着杯子里的酒,瞟一眼远处泡妞的张铭阳,伸个懒腰打算好好放空一下,歇一会。
手边的酒是张铭阳留下的,虽然叫程皓跟他来的目的是当僚机,也不想让程皓在家里发霉,不过这会儿见着漂亮姑娘,酒杯一放就不管程皓了,该发霉的在酒吧角落也会发霉的,就让程皓霉吧。

程皓不知道张铭阳留下的这是什么酒,抿一小口尝一下。
尝过后他咂咂嘴,心满意足。
——曼哈顿是有名的烈酒,初入口时却不觉得火辣,酒味醇正,并不具攻击性,等把酒液咽下去,才能觉出火辣辣的烧灼感顺着咽喉一路落到胃里,可一路烧下来,却怎么也烧不暖,该凉的还是凉。
像吞了一口冰凉的火焰,刺刺地烧下来,却始终是冷的。

程皓端着酒杯往后靠,一仰头,瞥见不远处的吧台坐了个男人,男人正好也抬头望周围看,视线和程皓的视线相触。
男人的脸对于程皓而言并不陌生,他似乎在报纸,或者电视之类的地方看见过男人——好像是位光荣的人民公仆,姓季,叫……季什么来着……
程皓此时心情不算差,也不再多纠结这个不确定的名字,便向男人举了酒杯,咧出一个温和的笑。
男人一挑眉,也举了一下杯子跟程皓问候,还附赠了一个撩人的笑。
爱美之心人皆有。

程皓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快了很多,之前咽下去的酒又带着火热烧回来,周围也跟着热起来。
而那个男人就坐在吧台边,低眉垂眼喝酒,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是舞池,男男女女热闹极了,声浪都在男人咫尺之处,男人却丝毫没有融入喧闹,清泠泠一个人坐在那里,像不属于这个热闹的人间一样。
不可否认,程皓在此时此刻,动心了。
悸动的产生有很多因素,也许是气氛太好,也许是酒味醇厚,也许是心情作祟。
最主要,是男人真好看。


程皓自诩恋爱大师,有一颗对任何动心方式都可以接受的宽广内心。
他可以接受日久生情,或者欢喜冤家,甚至是阴差阳错得来的爱情。
也包括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其实是很美好的事情。
这种产生于分秒光阴之间的感情,惊艳如挣开云翳的霞光,纯粹干净的星云,又短暂如转瞬即逝的清风,朝生暮死的蜉蝣。
一见钟情的美好在于它的瞬时与不确定性——也许下一秒就会有更好的人出现,但也许这一眼,就是一辈子。
不安稳带来的是一种濒危的错觉,这在某种程度上和带个人去铁索桥上,他会错觉爱上你应该算一个道理。
多刺激呀。

程皓坐在原位,挣扎许久——他不喜欢不稳定,可他向来不拒绝瞬时的东西。最后程皓放弃挣扎,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酒,带着咽喉间的烧灼感,往男人那边走过去。

日子嘛,就是要刺激才有意思。


待续


2018.1.29
修改:2018.5.6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章一、


四年以后季白还会时不时想起他和程皓初遇的那个晚上。
男人把额前的头发梳下来,堆成厚厚的刘海,带着不正经的笑走到自己旁边,把手里的酒放在桌上,推到季白面前。
“喝吗?”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季白拿起酒杯,晃晃里面的酒水,凑近鼻尖嗅了嗅——曼哈顿。
他笑笑,握着酒杯看面前的男人。
“你是问我敢不敢喝,还是问我愿不愿意喝?”
他的回应有些出乎男人的意料,男人笑出声,找酒保又要了一杯曼哈顿,撑着头侧脸看季白。
“这是一样的——你敢喝,你愿喝,那就是喝了,你不敢喝,你不愿喝,这杯酒就到不了你嘴里。”
季白点点头,仰头喝掉手里的酒,把酒杯放在程皓面前。
“我们不是一类人。”
男人不在意,接过酒保递给他的酒,喝了一小口,把酒杯推到季白面前。
“这不影响。”
季白一挑眉,觉得今晚挺有意思,把酒杯端在手里。
男人的手指扣了扣桌面,清清嗓子自报姓名。
“程皓。”
季白刚要说话,男人突然凑近他,凑到他耳朵边,用气音说话。
“我猜,你姓季。”
季白觉得程皓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有些好笑,队里出宣传册的时候早就不知道把自己这张脸和自己的名字印在上面多少次了。
但这样有趣的晚上,也没必要拂了人的兴致,况且季白有百分之三百的把握这个人连他一招都接不下来。于是他点点头,说自己叫季白。
程皓嘴贱,“白?”
季白微笑,“我就当作你刚才是没听清楚。”
程皓示弱,摆摆手,从季白手里拿过酒杯,喝了一口。
季白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有意思,哼了一声,撇撇嘴,又找酒保要了一杯酒。
“我以为你至少请我喝这一杯呢。”
程皓笑笑不再说话,转过脸看吵闹的舞池。
季白这才仔细打量出男人英俊的相貌,先前刘海遮了他晶亮的眼,现下程皓把自己额前的刘海往上抹了一把,露出被刘海遮住的额头,说巧不巧,灯光被调成暗蓝色,明灭在程皓的脸上,往他跳脱张扬的性子里添了一些沉静稳重。
是个好看的男人。

程皓侧过脸看了一会热闹的人群,又转回来看季白,跟他碰碰杯。
“季白,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这记直球让季白愣怔一下,没反应过来程皓的问题。
程皓看季白一脸的惊诧,自顾自地喝了杯子里的酒,又重复一遍。
“我说,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
季白这下才明白过来。
哦,不是单纯聊骚,是要撩他,还要泡他。

季白清楚自己的皮相在这酒吧里坐着,来搭讪的人肯定是会有的,但没想到程皓就坐在自己面前很严肃很认真地问自己信不信一见钟情。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季白没有对谁一见钟情过,甚至动情的次数都非常少,他身边不乏优秀的男男女女,但都不合适,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就是觉得这些人太无趣,就是觉得不合适。
现在他面前的程皓似乎是个意外。
这样直接的问题季白不讨厌,也谈不上喜欢,反而觉得这个人真是有趣极了,如果真的要试一试,也许他会是个不错的人选。
对程皓的第一印象并不差,但眼下对于程皓问他这个问题的回答也不能那么轻易给他想要的。
季白笑了笑,喝一口酒。
“谁知道呢,总之我现在没有对谁一见钟情。”
程皓反应了一下,一开始觉得自己是被拒绝了,但想了想,季白说的是现在,又觉得这并不是拒绝,而是季白给了他一个机会。
程皓是什么人,给他跟杆子,别说顺着往上爬,直接就可以就着杆子跳钢管舞。
他急急忙忙对季白温柔地笑,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季白。
“没关系没关系,日久生情也很好。”
季白接过名片,也不矫情,迅速掏出手机给程皓拨了一通电话。
程皓乐呵呵地存了季白的电话,又开始嘴贱。
“诶这么不相信我,我可是很认真的,哪能给你假号码。”
季白不在意,他完全明白程皓只是嘴瓢。
其实他们也并没有说几句话,程皓是不是嘴瓢按理来说并不可考,但季白就是知道,他的直觉无比强烈地告诉他这些事,让他有一种他和程皓前世有缘的错觉。
季白存了程皓的电话,收起手机同他聊天。


四年以后季白还是会想起来他和程皓初遇的晚上。
一语成谶。

他和程皓确实不是一类人。
他们天差地别。


待续


2018.2.1
修改2018.5.6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开始找我离家出走多天的文力了!!!!!!
因为这是比较喜欢的一篇,所以修改了细节重新来,大概每次更新就是两章左右,预估十章完结
过两天更下一章,我要研究一下大纲


虽然修改过但仍然写的并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