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谭赵】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

——《他见过他》系列

cp:谭宗明×赵启平
又名:谭老板的yy旅行
warning:瞎写,强行扯住离家出走的文力的大腿,私设如山,大型ooc现场
讲道理,我切开是甜的

字数:5155


0.


这场爱情源于异乡的偶遇,和他的胡思乱想。


1.


谭宗明第一次见到赵启平是在杭州南山路。

这一年的夏天升温很慢,到七月了连上海的气温都没有像往常那样咄咄逼人地往上涨,不过将要靠岸的台风倒是让江浙一带被潮闷的湿气老老实实裹住,虽说没有特别热,但绝对不凉快。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个站在路边,被热得怀疑人生的小青年叫赵启平,实际上赵启平这个名字谭宗明从来没在这一趟旅程里听过。而谭宗明本人也不过是刚刚稳定下来身价地位的上海金融大鳄,正在作为一个有钱人,出门旅游,打算认真花钱。
谭宗明的第一站就定在杭州。他也没带多少东西,随身行李连一个小号的行李箱都没装满,少得像是要在杭州定居。他没定玩几天,也不知道下一站去哪里玩,整趟旅行透露着“反正我有钱我随意”的意思。
他住在一个离南湖不算远的酒店,酒店服务周到又清净,心情甚好的谭老板第二天甚至起得很早,吃过早餐就照着地图往景点走。


一路谭宗明眼见不少旅游团,基本上大多数人都像赶集似的被晒皱了一张脸,一边听导游逼逼一边汗流浃背地狼狈赶路。
谭宗明机智地带了一个手持小电扇,电扇一开着,冰水握手里,虽然也出了不少汗,但绝对是无比从容淡定的——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让谭宗明养成无论何时都要得体从容的习惯,这样至少能让客户老板有个好印象。
于是谭老板就很冷静地往前走,很冷静地......走错路了。
走错路的谭宗明面不改色,站在路边研究地图,研究无果后决定跟随导航。

等设置好导航再抬头,谭宗明看见马路对面立了个小青年。
小青年跨在一辆共享单车上,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灌了很多水,然后弯下腰来撑在单车龙头上,白色的短袖衬衫几乎被汗湿透,整个人像是从水池里捞出来似的。他歇了一会,又蹬着自行车很快离开了谭宗明的视野。
谭宗明眼睁睁看着青年跨在共享单车上,喝水喘气,然后又骑车离开。
很短暂的一两分钟,像是从谭宗明眼前溜过的一阵风一样。
谭宗明却不可抑制地想了很多很多。

那青年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活力,但偏偏眼神是冷静又平淡的,整个人无一处不鲜活地展现出来,又恰到好处不让人看出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谭宗明想着就笑了,要不是自己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眼光毒辣,估计会以为那青年是个离家出走的大学生。
他又想,这青年大概也是来旅游的吧,不过看样子人家目的地明确,不像自己,一条直线的路程都会走错。

眼看思绪越飘越远,谭宗明一拍自己脑门,笑自己莫名其妙在这里胡思乱想。
用公司里小姑娘的话叫什么......
脑洞大开?

谭宗明好笑地摇头,乖乖跟着导航往苏堤的方向去。



站在路口认真研究了一下,谭宗明觉得如果要从南走到北,自己估计能在半路就飞升,于是抬手,上了辆游览车。
上车以后谭宗明正好坐在一对小情侣边上,本着爱护眼睛的原则,谭宗明默默转过头看风景。
然后他就看见不久前见到的青年生无可恋地走着,眼见着游览车从自己身边经过,抬起手又发现已经坐满了,最后更加生无可恋地放下手继续走。
游览车相较起青年步行的速度快了不少,小青年整个人从满脸希望到再一次生无可恋不过一瞬间的事,谭宗明却看得清清楚楚,甚至不厚道地偷偷笑了起来。
他几乎能脑补到青年看着标识把自行车停在路口,然后就这么慢悠悠走了一路,发现这路不是一般的长,走得痛苦之际看见一辆游览车,想叫停发现没位置,只能眼睁睁看着车子就这么开走。
谭宗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幸灾乐祸地想。

真可怜。
太可怜了。
真的,太可怜——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路折腾到中午,谭宗明下了游览车肚子就叫了。
看了看地图,谭宗明想了想,还是去附近的地方随便吃一点吧。
于是他慢慢走进了楼外楼。
随便吃点。随便。

服务生给谭宗明找了一个靠窗的角落,谭宗明就放松下来伸长两条腿,无比悠闲安逸地点菜吃菜,享受空调。
然后他就看见了之前的小青年正站在外面,抬起头看招牌,看了一会,翻一个白眼叹口气就走了。
谭宗明夹菜的动作就跟着眼神一起停下,认认真真看着门口那个青年。

他可能是刚工作,还在心疼钱,也可能还在上学,读博读硕,趁着假期好好休息才出来玩这么一趟——看他的样子是个努力聪明的人,学习工作应该都不会差,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专业的,是哪里人——
关我什么事?

谭宗明愣神很久,继续吃饭。
他想自己真是一个人太久了,稍微看见个谁都觉得有意思要胡思乱想一通。

低头安静吃了一会,谭宗明有抬头看向窗外。
青年早就走了,也不知道他之后要去哪里。

谭宗明笑笑。
这世界这么大,能遇见也算缘分。


2.


下一站是苏州。
这是谭宗明在西湖上坐摇船临时决定的,第二天他收了包结了账就去火车站。
最近的高铁票没了,谭宗明只好买了快车卧铺的票,五个小时的路程。
他正好不知道这一整天时间如何打发,闲得无聊,感受一下绿皮车。


刚走进车厢的时候谭宗明就听见走廊有个低沉的男声说,你好,请让一下。
谭宗明回头,只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就从面前走过去。
谭宗明连放行李都忘了,脑子一片空白,不只是惊讶还是惊喜。

什么叫缘分。
这他妈就叫缘分。

回过神来的谭宗明还有闲心想,这个人声音挺好听诶,说不定是学什么艺术类的,乐器?或者唱歌?
然后谭宗明又一拍自己脑门。
关我什么事?!

完全出于好奇,出于缘分的指引,谭宗明探头看了看,发现青年就在自己隔壁间。

其实这么多年来谭宗明从来不相信什么命运什么缘分,这些东西是人无法掌控的,甚至可以说是很多人拿来逃避现实的借口。总之,谭老板对这种不可掌控的,无法牢牢捏在手里的东西都不是很喜欢。
这次出行单方面偶遇的这个青年就像是旅途里随机的惊喜赠礼,不可捉摸又无法掌控,谁知道真的能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遇见,谁又知道下一个地方,他们会不会还能这么凑巧又能一起。
躺在床上的谭宗明忍不住笑。
其实没什么,能见上个三五面的人这一辈子说不定会遇见几个,只是那青年比较特殊,总让人忍不住想一些关于他的事情。
控制不住地看他,去联想有关他的事情——他遇见过什么人,经历过什么事……所有猜想都是不确定的,只是凭借眼见的肤浅表面判断,随意极了的那么几眼,谭宗明就觉得,他们完完全全的在两个世界,又不得不承认,他总控制不住地去猜测这样一个陌生人的人生。

笑够了谭宗明就坐起来盯着窗外看。
谭宗明默默地想,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吧。

能和这样一个好看干净的人有缘,也算得上幸运。


下车的时候谭宗明就跟在青年身后——他也要去苏州。
青年就背了一个双肩包,行李比谭宗明的还要简单,他们一路去排队打车的时候谭宗明听见青年要住在平江路附近的民宿。
不知为什么,谭宗明暗暗叹一口气,有点可惜。

3.

这是赵启平第三次独自出门旅行。
第一次是在他高中毕业的时候,纯属享受一个没有作业的错峰假期,一个人往周边玩了个遍;第二次是他大二那年,出于对人生未来的迷茫,一个人坐上火车,从东到西,一路不停地到了西藏。
赵启平总认为独自出游是每个人一生中很必要的活动,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在完全独立地接纳这个世界——离开自己熟悉的故乡,熟悉的家人朋友,孤身一人到陌生环境来,用自己的一双眼睛来看这世界,任何别人的想法都是别人的,于是这时候对这个新环境的认识就非常纯粹地全部来源于自己。
这样才是真正地亲手去碰触有关于不同城市的不同意义。


从苏州再回上海,赵启平就马上要去六院实习了。
他自认是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来那么直接地,不加遮掩地去面对生死那么复杂的问题。
此时的赵启平还是一个尚未活得通透的准实习生,离将来那个冷冷清清的赵副主任还有一段路要走。
上高铁之前的赵启平正好听见财经新闻里似乎正在讲什么新晋金融大鳄,一通吹捧又一通猜测。
赵启平靠在座位上哼哼,心里想着迟早有天让这些有钱人到医院来放一刀血。
这么一想就让赵启平有一种自己是劫富济贫的大侠的成就感。
高铁一开赵启平就乐呵呵地笑。
对了,从那个大鳄开始。
叫谭什么……
管他呢。



谭宗明此刻在平江路旁一个小巷小弄里非常怀疑自己的方向感和认路能力。
苏州正在飘小雨,正是升温的日子里还生出几分凉意,而谭宗明到处走,还是走出一身薄汗。
另一边突然在静谧的环境里破出几声导航指路的声音,响了一会就没声了,谭宗明侧耳听,又听见几个大伯带着口音用普通话问。
“小伙子怎么关啦?”
“……我怕这个太吵了,吵到街坊邻里休息。”
“啊呀傻孩子!哪个讲你吵啦?放出来可以的呀。”
谭宗明侧耳听,认出这就是那个青年很具辨识度的声音。
再后来就没什么声音了,谭宗明一个人站在原地笑得开怀——他几乎能想到青年手机的声音突然发出被他慌乱地关掉,又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对坐在路边的老伯笑。
谭宗明觉得自己心上某个地方被某种最柔软的东西狠狠触动。

苏州是一个很温柔的地方,柔软的人总能在这里遇上柔软的事。这里的一切总能以最大的善意接受外来的人事,这样一来即使在异乡异地也没什么好不安的,什么都不突兀,什么都理所当然。
于是谭宗明关掉导航,信步走着,就随意左转右转,一路逛到天色渐暗。
谭宗明随意找了一家小店进去,点了几道本帮菜,迅速解决晚餐就往酒店去了。

某家店里正在表演评弹,悠扬婉转的曲调落到谭宗明耳边。
谭宗明手揣在裤兜里,跟着打拍子。
他突然想。
如果再遇见那个青年,就尝试着上前认识他,跟他说说话吧?


4.


赵启平起了个大早,打算趁人少去苏州博物馆。
结果还是排了长长的队。
赵启平无奈,乖乖顺着队伍走,走到最后排起来。
前面排了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正在低声说着什么上海,什么谭老板。
“金融大鳄就是不一样,队都可以不排就进去了。”
赵启平抬眼望一下长长看不到头的队伍,默默叹一口气。
是啊,就是不一样。


谭宗明对于那种十几二十米长的队伍实在没有耐心,想了想直接打电话给秘书让她给自己弄了个vip通道,在队伍里众人各种各样的眼光里,直接走进了博物馆。
走进去的时候谭宗明还在想,不知道那个小青年今天要去哪里玩。
感觉那个小青年的气质同博物馆也很符合,给他一副黑框眼镜他身上书卷气也许会更浓。
谭宗明想着,觉得说不定那个小青年两副面孔呢?看着冷清平淡的一个人,万一晚上还会去酒吧蹦迪呢?
他想一想那个场景,莫名还很和谐。

谭宗明从博物馆走出来也没碰见那个小青年,他想也许人家去了别的地方玩。
谭宗明叹一口气,走了。
按常理,这样对一个陌生人的在意程度实在有些过了。
可他总忍不住要去想,胡思乱想来得莫名其妙,好感也来得莫名其妙,那个青年身上有某种奇怪的魔力,竟然让谭宗明生出一种“这世界想让我认识他”的错觉。
谭宗明有些迫切地想了解青年的人生,想了解青年是否真的与他的猜测别无二致;又想着就算不一样,那也并不会让人多失望,会有的,大概也只是惊喜。
他甚至有些想仔细地看一看青年似乎很圆的眼睛,想握住他好看的手,还要听一听青年低沉的声音。
于是谭宗明决定,再遇见的话,就上前去认识那个青年。

Flag不可以乱立的。


谭宗明自苏州回上海,在上海认认真真呆了一整年,都没有再见到那个青年。
但不知为何,谭宗明就是觉得他们还能遇见。


那是谭宗明在期待里度过的第二年的春日。
安迪说要给自己介绍一个有意思的医生,说那个医生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硬是把自己的朋友迷得神魂颠倒,日思夜想。
谭宗明说好啊,叫什么?
安迪说,赵启平,等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春天真的是很适合相遇的季节。
适合相遇,也很适合久别重逢。

安迪带着青年从走廊另一边走过来的时候谭宗明觉得一切都慢下来了,明明人来人往嘈杂得很,可谭宗明觉得自己分明听见窗外春风正在慢慢地掠过,太阳轻飘飘落在树枝上,新芽边上开出一朵小花。
青年笑眯眯看着谭宗明,伸出手来,白大褂一丝不苟,是和他们初遇截然不同的体面得体。

“你好。我是赵启平。”

谭宗明突然想笑。
他遇见过赵启平那么多次,自己也胡思乱想有关赵启平的那么多事。

谭宗明始终觉得他和赵启平绝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谭宗明总是能让自己整整齐齐没有破绽地出现在外界,酷暑烈日他也冷静体面,可是赵启平就轻易被暑气蒸得汗流浃背,短袖衬衫被汗水浸透;谭宗明可以为了省事坐游览车,转眼就看见赵启平生无可恋地步行;谭宗明可以长腿一迈走进楼外楼吃一顿正宗的西湖醋鱼,而赵启平就在门口抓紧钱包然后委屈巴巴地走开。

可现在赵启平就站在谭宗明面前,干干净净的,穿着白大褂同谭宗明自我介绍,乖乖伸出一只好看的手等着谭宗明握住。
两个不同的世界就猝然撞在一起,撞得谭宗明心脏一紧。

全世界七十多亿人口,一万四千九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多么小的概率,偏偏让谭宗明看见赵启平那么多次。
这感觉就像是全世界都在把他推向谭宗明。

谭宗明笑起来,紧紧握住赵启平的手。

那就,抓紧点好了。


5.


他终于握住那只好看的手。


全文完

2018.7.21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啊啊啊啊啊终于写完了,文力几度试图离家出走但被我强行拽回来
说真的我已经不知道我写了个啥了_(:_」∠)_
这个系列自此正式开篇了!
至于之后的更新,就看你们给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呀
(´▽`)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23 )
热度 ( 114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