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胡靖】异乡、车票与远望

异乡、车票与远望


——《他见过他》系列


cp:胡八一×萧景琰
一个到处乱跑的胡八一和总在那里的萧景琰
warning:ooc,私设如山,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文力正在收拾行李,都是编的,全是bug

系列第一篇为谭赵:《他见过他》 http://woailouchengyibeizi.lofter.com/post/1ed393d1_eeceee52

有小赵医生客串




0.


他偷偷地,和车票一起远远望过他。


1.


胡八一在西藏遇见了一个有趣的大学生,高高瘦瘦,脊背挺得很直,整个人像一把锋利单薄的双刃刀,在高原的烈烈风里扬起头看天,眼睛里空荡荡,像装下了一整片无云的天,又像是挤满了空泛的无名情绪与茫然。
大学生好心地支援了胡八一一瓶矿泉水,说自己叫赵启平,学医的。
故八一把之前那一瓶被挤在地上,所剩无几的矿泉水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叼着烟问赵启平,不怕自己是坏人?
赵启平乐呵呵一笑,说坏人不应该是主动搭话的那个吗?
圆圆的眼睛弯成窄窄的两条弧线,把赵启平眼里的茫然和各种情绪遮住,对着胡八一这个陌生人露出一个纯粹友好的笑。
他没管胡八一如何,自顾自又说对不起,可能是自己一个人在外地太久了,稍稍看见个有眼缘的就忍不住要说话。
胡八一叹一口气,晃晃自己喝剩的半瓶水,说小子,你还年轻——
说完颇为豪放地笑,“出来玩就是要交朋友的,这水就当你为你的眼缘,请我啦!”

两个人站在一起没头没尾聊了几句就各走各路,除了姓名对彼此一无所知。
这只是这趟旅程中的一个小小插曲,是他们各自漫长人生中转瞬而逝的某一时刻。
可能多年过去,谁也不记得谁。


胡八一学着赵启平的样子扬起头看天,嘴里叼着烟,还觉得自己比那小子成熟多了,结果被掉下来的烟灰烫得呲牙咧嘴。
他捂住被烫过的左边锁骨,还用指尖扣一扣衣服上被烫出来的洞,默默想着——被烟烫过才算得上男人。
老子真男人。


当晚胡八一躺在火车卧铺上盯着暗白的天花板,一下子想到不久前看见那片天。
西藏真的是很干净的地方。
那里很高,似乎离天都很近。人们讲她干净纯粹,而胡八一觉得是因为她太高太远——巍峨的山高远,人们顶礼膜拜的建筑修得高远,连挂着的彩色小旗子都在人够不到的地方铺开一片鲜艳的色彩。这颇有些超凡脱俗远离红尘的意味,人间的烟火虽日日皆有,却始终有远山积雪的孤高寒冷,污浊之物,外来之物都被挡在距离面前,长久以来留下一个干净纯粹的天地。
那样无边无际的纯粹很容易让人沉溺其中,也很容易把人心淘换。像一场不那么痛苦的脱胎换骨,也像一场沉醉复醒的新生。


最后胡八一在平稳行驶的火车上睡着了,这一趟旅程稍有些长。
他要看着倒退的风景,往南京去。


到南京时外面正在飘雨,胡八一跟着人群挤出去,车票在手里捏得皱巴巴。
胡八一没什么大件的贵重的行李,只有一个跟着他无数年月的双肩包,破破烂烂,里头也没什么,一个智能机里的老古董和数据线,一个破布袋子装着钱,一把伞和几件换洗衣物。这些东西都不值钱,也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丢了就算了,胡八一一直坚信弄丢的东西总会以不同的形式找回来。
胡八一没见过自己父母,刚成年的时候养大他的阿婆去世,他就外出打拼,祖国每一处好像都是他的家乡,又好像都不是,他在很多地方停留过,时间或长或短,这世间条条大路四通八达,每一条都像去路,也像归途。
其实胡八一已经很久没有被谁等过,也很久没有要回到哪去。
听起来有些可怜,但胡八一承认——他确实是个无家可归的人。

出站的时候胡八一瞥见一个跟赵启平很像的青年,圆眼睛,眉眼与赵启平有几分相似,一脸严肃盯着来往行人的样子像是车站的工作人员。
可是他看起来又不像是在车站工作的。身上穿的不是制服,胸前也没挂名牌,干干净净一个年轻人,肩背撑起白衬衫的边边角角,短发打理得清爽,笔直地站在角落里。
这很奇怪,小年轻明明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胡八一就是能一眼便看见他,也许不止是胡八一,大多数进站的人都会往小年轻的方向瞟一眼。

可能他会发光吧。

胡八一笑一下,大步走出车站。


2.


胡八一没有在南京呆多久就去了西南,在西南一带各个省市游荡很久。
到重庆的时候正是夏天热起来的时候,胡八一刚出火车站没多久就出一身的汗,他速度飞快地赶去住处,开了空调瘫在床上,眼睛一闭就直接睡到第二天。
胡八一在中午被饿醒,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出门随便吃了点东西,坐在街边不起眼的小店里缓了好一会才继续往外走。
他也不光是在各地玩,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人嘛,总是要通过各种方式生活下去。
其实胡八一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否习惯了要以这种长期漂泊的,不稳定的方式过完人生,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他不想在哪里留下,也没什么能留住他。


鉴于天气闷热,胡八一短短地呆上几天就往别处去。
他在西南多地短暂地各呆几天,耗过了将近一个月,准备去下一个地方的时候一下子犯了难。
——胡八一并不知道自己下一站往哪里走。
这样的茫然感总是让人不安的,而胡八一早早地习惯了不安,他抽了三根烟,摸到裤兜里一张皱巴巴的火车票,他掏出来看,是他从拉萨到南京的票,也难为这么多天这么一小张纸还没丢。
胡八一突然想到了之前在南京火车站角落站着的小年轻。
说不出来出于什么想法,他买了去南京的车票。
这么算一算,离上次见到那个小年轻,也差不多一个月。


胡八一居无定所,半是被迫的,半是自愿的。
他没有承载回忆的故乡,没有故乡的故人,也没有一个家,没有家人等他风尘仆仆赶回来以后吃一顿团圆饭。
于是胡八一不得不四处游走,也干脆就随着性子四处游走。
他没被什么人等过,也未尝明白等候的滋味。
所以再一次看见那个站在同一位置的年轻人时,胡八一竟然生出一种有人等着他的错觉。


年轻人换了一件深色的衬衫,似乎把额前的头发剪短了一些,还是笔直地站着,认真仔细地看着出站的人们。
这样看起来就好像他一直站在这里,以等待中的姿态,耐心地,认真地等这什么人。
胡八一从来都不懂所谓等候,只是远远看着年轻人,突然就泛起一股子心酸。
他突然觉得,其实被人等待是不错的。
他又有些羡慕,被那个年轻人等着的家伙——该是一个多么幸运多么幸福的人才能得到这样温柔的待遇?

胡八一搓一搓手心里的火车票,想了想,把票装进了裤兜,跟那张毛毛糙糙,从拉萨到南京的火车票放一起。
他还专门记了一下这天的日子。
那个小伙子上个月好像也是这一天在车站等人。


3.


在南京呆了一个月后胡八一启程,打算去东北。
天已经开始转凉了,胡八一没办法,不得不购置几件厚一点的衣服。
走的那天他特地留意了一下,但并没有看见那个小年轻。
胡八一叹一口气,背着包取票去了。
他跟总台的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下,打听到那个青年应该是叫萧景琰,从半年前开始就每个月这天都要到出站口等人,但从来没等到过。说是一开始还举个牌子,写着“林殊”,后来就不写了,乖乖在车站等着。
胡八一磨牙,想抽烟,眯着眼睛看人家写给他的,小年轻的名字。
他也不是很懂,究竟是什么人,要辜负这样的等待。
难不成是个死人?


这是萧景琰第七次来火车站出站口等人。
他在等林殊。
林殊半年前去了一趟南昌,出了意外,再也没回来。
一开始他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兴冲冲地站在火车站出站口等了一整天,从天亮到天黑,周围的人一波又一波地换,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举着一块硬纸板,上面工工整整写着“林殊”。
穆霓凰还很走心地在下面加了一句“欢迎回来”。
林殊没回家。

萧景琰在母亲口中得知这消息的时候是不敢相信的。
也不愿意相信。
那时候萧景琰也没哭,老老实实吃完饭,收了碗站在厨房门口,说,妈,我下个月再去一趟。
林静看着他看了很久,最后抹去淌出的泪,说,你去吧。

萧景琰想,自己大概是要以某种方式习惯一下林殊回不来的事实,他不是那么愿意相信,自己多年的伙伴好友就这么在言语之间去了另一个地方。
其实哪怕是站在站口,萧景琰也总觉得在某个时刻林殊会出现,冲他招手,然后同他拥抱,说水牛你够意气啊!
可是没有。
他等了好久好久,林殊也没有来。
也不会再有了。
萧景琰试着习惯了很久很久,也还是不怎么相信。

萧景琰暂时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摆脱这样令人不可置信的事情,所以他只好每个月都在同一个地方站着,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
他不怎么离开家乡出远门,大多时候都是他等着林殊,等着穆霓凰他们出去回来,给他讲一些有趣的见闻。长久以来,萧景琰也已经习惯了等人,他也很明白,等待究竟是多么温柔的事情。
萧景琰总在同一个地方站着,穿一件干净衬衫,把自己收拾得好好的。
看着固执得有些傻,但又带着某些坚韧且不可抹去的东西在其中。


胡八一在长白山封山的当天回了南京。
他没有算什么时间,所以也没指望能遇见萧景琰。
但是胡八一默默收好了每一张到南京的车票。
三张皱巴巴的车票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人在南京等他,等他回去。


4.


胡八一在南京租了一间老房子。
也不能算定居,他还是喜欢到处跑,但归程总是固定的地方。
他总是觉得有什么推着他往南京去。也许是那个好看的年轻人,也许偶尔不属于他的等待。
租下那个房子的三年间,胡八一陆陆续续又在火车站见过好几次萧景琰——那孩子似乎不信邪,每个月都会来,像地缚灵。
胡八一总是远远看着,时间长了,莫名有些心疼萧景琰。
虽然他并不是那么理解究竟为什么萧景琰每个月都要来这里,这么长的时间明明已经足够一个人看开很多事——想了很久竟然又有些担心那孩子是不是执迷不悟,等成了习惯。
可没办法,萧景琰愿意等,胡八一也就心疼着。

三年后的某一天,胡八一在出站时再一次看见萧景琰。
而这一次萧景琰看见了胡八一,还对他露出一个友好的笑。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都是胡八一捏紧了手里的车票看萧景琰一眼,然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开。只有这次不同,萧景琰看见了他,而且还附赠一个好看的笑。
胡八一这一次真真正正觉得,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于是胡八一背着那个破烂的双肩包,二话不说抬起脚就往萧景琰的方向走。那架势,不知道的估计以为胡八一要去找人打架。
走一步气势就下去一点,最后走到萧景琰面前,胡八一内心就只剩下紧张。

“嗨!你好……那个其实,其实我们很早以前就见过了——三年前就见过!”
胡八一莫名的很紧张,语速不自觉地加快,像是要急切地证明什么,最后竟然从裤兜里掏出来好几张车票给萧景琰看,仔仔细细说我去这里之前见过你,从那里回来见过你。
像这样笨拙又认真,大概是为了证明他说的句句属实。

“额……我是说,我在三年前就见过你。而且这三年里见过你好多次,每次你好像都是一个人。”
胡八一悄悄在裤缝那里搓一搓手心的汗,露出一个友好真诚的笑。


“所以这次我想,是时候了。可以走到你面前——跟你说说话吗?”

最后一句话胡八一说得小心极了,轻飘飘地脱出口,又重重落在萧景琰身上。
这让萧景琰恍然觉得自己心脏被最后这轻飘飘的六个字极有分量地撞了一下——好多年了,有人问他:能不能跟你说说话?

外界的所有在一瞬间被呼啸的风裹挟着带离好远。久久未归的故人,异乡的常旅客,等待和远行都离他们很远很远。
只有胡八一朝萧景琰伸出的那只手无比清晰。


萧景琰笑一笑,握住胡八一的手,也轻飘飘地回他两个字。

“好啊。”


5.


后来漂泊的人找到了去路,也找到了归途。


全文完
2018.7.28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没想到能卡这么久_(:_」∠)_因为正好赶上录取嘛_(:_」∠)_
大家久等啦(´▽`)
本系列的第三篇是庄季,敬请期待呀
虽然这一篇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但总归是写完了
同样,下次更新还是看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哟(´▽`)
所以说请多多地给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爱你们

写得不好
再一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18 )
热度 ( 43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