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玄学更新频率,迷之文笔


最喜欢老维了
老维,我的(叉腰)

【凌远×赵启平】有人梦见你生了一场大病

有人梦见你生了一场大病

cp:凌远×赵启平
这是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
大概就是凌·老干部·不解风情·远和赵·有话不直说·启·凌远怎么还不追我回去·平的故事


啊第一次写楼诚衍生
紧张
文笔渣渣渣渣渣到爆炸
所有锅都是我的,所有狗血OOC都是我的


“有人梦见你生了一场大病,我坐在你旁边陪你说话。”
凌远看见这条短信的时候刚下一场手术,腿是酸的手也是抖的,他抹一把额头的冷汗,盯着手机上那个备注看了很久,突然反应过来这号码是他前男友的。
这下凌远有些懵,他想了很久,并不确定这条短信的意思。
这是在……咒我?


凌远和赵启平分手大半年了,不长。
凌远觉得不算长。
赵启平也觉得不算长,也就193天,4632小时,277920分钟,16675200秒。
不长,一点也不长。


当年赵启平从美国回来就天天从六院往凌远那跑,也不嫌麻烦,问他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不来第一医院,他就撇嘴说我哪知道凌远在那里,模样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凌远说你就别麻烦了,天天往我这跑做什么,赵启平就抓着凌远凑近了亲他,说我在追你呀你傻不傻。
在一起以后凌远说要不你来我们医院吧这样咱俩呆一起的时间都多一点。
小赵医生听了笑笑说看你咯。
凌远不清楚看他是个什么意思,又怕突然调了医院赵启平不适应,于是久久没有动作。他们在一起快一年的时候赵启平问他,不是说把我弄到他们医院去吗。凌远说你不是没说去吗。
小赵医生听了笑笑,不说话。


凌远收到赵启平分手短信的时候仔细回忆了他们在一起快两年的大事小事,怎么也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让赵启平提分手。
最后凌远说好,然后捂着胃开会去了。
另一边的赵启平捏着手机等凌远找他,满心期待等来了一个好,就再也没下文。
赵启平特别特别想哭。
赵启平清楚凌远其实很喜欢他很爱他,和凌远在一起的时候凌远对他掏心掏肺的好,也尊重他的意见,他要的凌远都给,他不愿意的凌远都迁就着他。
凌远说过你想要的你就说出来,可是他没有想到很多事情直接说出来总是很难。
比如赵启平想让凌远把自己调到第一医院,他很高兴凌远主动跟他提起这件事,想着既然凌远说了那些事就是肯定了的事,结果左等右等也没有什么变化,装作不经意地问凌远,凌远竟然说你不是没说去吗。
没说去就是不去吗!我就算说不去你难道不能强势一点把我调过去吗!
比如赵启平想让凌远不要过分迁就,应该多多关注他自己,爱情是两个人相互的作用,不是一方全然为另一方考虑。
再比如赵启平想凌远的要求再多一点,让自己能为他做些事,大事小事都好,不要全部兜着,什么事都一个人来做。
这些事情,赵启平都说不出口。
于是他去找帮手。
李熏然说不要求你都依着你这证明凌远爱你啊,不是说什么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吗。
赵启平嗤之以鼻,他爱我我爱他那还克制个屁。
明诚说那你试试他呗。
赵启平觉得挺有道理,然后他就给凌远发短信说要分手。
他心想凌远至少问一个为什么吧。

没有为什么。
凌远说好。


分手一个星期以后赵启平掐着明诚的脖子问他怎么办。
明诚说那你去找他解释不就行了,他那么喜欢你你解释清楚不就好了。
赵启平想了想。
这样凌远肯定觉得自己有病。
小赵医生跑回之前自己住的小公寓,自我催眠。
万一凌远只是最近太忙了,过几天就来找自己了呢?
自我催眠就是自我催眠。
可是凌远没有到他家去找他,也没有去六院,更没有向明诚或者李熏然打听他的消息。
赵启平等了三个月。
三个月以后赵启平开始和心有愧疚的明诚去酒吧,去了几次明诚被明楼拎回家狠狠教训了一顿,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和赵启平出门了。
赵启平疯玩了一个多月,饮食和作息不规律,没有胃病也给他硬生生折腾出胃病来,某场手术一下,赵启平两腿一软两眼一闭,躺在病床上又进了一次手术室。
静养了一个月,出院的时候李熏然开车接他,觑着他的脸色跟他说自己前几天做了个梦。
赵启平把手放在胃上,闭着眼假寐,听李熏然说话,一下子想起来凌远。
也不知道这大半年了凌远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那个破烂胃。
一想不得了,一想到凌远就停不下来了。
李熏然把车停在赵启平家楼下,转过头去看手还放在胃上赵启平,沉默良久,很轻地咳了一声。
“你这是……胃疼疼哭了?”
赵启平把手从胃上放下,摇一摇头,前所未有的正经和坦诚。
“不是……”
他说着又抬起手,捂住脸。

“我想凌远了。”


回家以后赵启平翻出之前发分手短信的那个手机卡,又给凌远发了条短信。
“有人梦见你生了一场大病,我坐在你旁边陪你说话。”
发完消息赵启平就把手机扔在一边,倒在床上突然后悔起来给凌远发了短信。
凌远大概是不会回复的。
凌远肯定是不会回复的。

赵启平翻个身,突然手机就响起来了。
他撑着腰够手机,看见来电显示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还差点闪了腰。
手机被赵启平死死捏在手里,一个劲地振。
振了一会就停下来了。
赵启平特别想掐死自己,现在不接万一以后人家不打了呢,万一人家觉得这是恶作剧呢。
正在赵启平有准备把手机放下倒床上的时候,它又响了。
“喂!”
说出第一个字他又后悔了,接的太快了,说话太急了,应该慢点接的。
“启平。”
凌远应该在医院,他的声音和嘈杂的人声一起传过来,赵启平眼眶有些胀。
“我我我那条短信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李熏然前几天做的梦,反正你自己注意照顾好你自己我挂了再见!”
赵启平不敢等凌远开口,不过脑飞快地把话说完就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捂着胸口做深呼吸,心跳声在卧室里响得都快有回音了。
冷静下来以后,赵启平顺手再拿起手机看。
他心跳又快起来了。
几分钟前男人的声音挤在乱哄哄的背景声里从电话听筒那传来有些失真,这一分钟被放大很多倍,落在赵启平耳边。
“启平。”
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他发了两条信息,问赵启平最近好不好,问赵启平,今晚有没有时间。
赵启平想,要冷静,千万要冷静,千万要好好回复。
一打完字,他又想掐死自己。
赵启平回答凌远说,不好。
他说,有时间的。


七点过的时候,赵启平开门,看见西装革履的凌远站在门口。
凌远不等赵启平开口,拉开门就走进屋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就在沙发上坐下。
赵启平从门口艰难地移步到客厅,隔着个茶几盯着凌远看。
他还没来得及把视线移开,凌远就抬头了,猝不及防地,所有的惊慌失措全部都暴露在凌远眼里。
“瘦了。”
凌远没说赵启平害怕听的,避重就轻地捡了两个字,然后又站起来。
赵启平后退一步,一个劲的找话说。
“你应该还没吃饭,我们把事情讲完就出去吃吧?”
赵启平觉得今天的凌远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紧张之余还多了个心思想之前和自己谈恋爱他果然就是在迁就自己。
“明诚前天给我打了个电话,收到你短信之前李熏然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他们说什么了!”
赵启平吼完觉得语气不对,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尖,咳两声又想接着说。
“那个……不是……”
凌远安抚性地冲他笑笑,绕过茶几走到赵启平面。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想着应该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我没有想太多,明诚和我说了以后我才知道这样让你不安……”
“所以,可不可以重新来一遍?”

赵启平盯着凌远,老半天不说话,凌远想了想,又走近一步,拉住赵启平的手,见赵启平还没动静,于是低下头,亲了他一下。
这一下对赵启平的冲击实在太大,他又往后退了好几步,眼睛瞪得老大。
“你你你你你!”
凌远对着他笑。
“你是假凌远吧?”
凌远忍不住,笑出声来。

“饿了没?咱吃饭去吧?”



2017.4.25
馒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我爱楼诚一辈子!!!!!!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我是吧唧吧唧吧唧的黑米馒头 | Powered by LOFTER